等男人養的女人(四)

我從沒想過會參加Jim的喪禮,畢竟大家只是一面之緣。當Colin(註:Ep.1的荀盤一號)要求我跟他一起去的時侯,我內心的確是傻了眼。

 

「好似唔係太好喎。雖然佢係你兄弟,但我同佢又唔熟。」
「唔係有佢參加我哋第一次約會,我哋可能就唔會一齊。」

 

Colin 不停跟我解釋什麼蝴蝶效應。他認定當日那場四人聚會是緣份的安排,期間最少有二十個分岔口令我倆不可能一起云云。可是,我卻一直覺得那是咀咒的開端。

 

聚會期間,我朋友詩穎意外地發現拍拖多年的阿杰偷情(註:Ep.1)。事後,雖然阿杰堅持是誤會,不過一旦信任之弦斷了,就再也彈不出幸福的音符。我從沒想過詩穎因而變得疑神疑鬼,情緒問題一日比一日嚴重,前陣子更因自殺不遂而住院,令我好不內疚。

 

詩穎呀!簡簡單單分手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辛苦自己呢?

 

至於Jim——喪禮的主角,卻在那次聚會半年後死於非命,而且連全屍也留不住。他的眼眶被挖出兩個空洞,舌頭被割下,就連生殖器也被咬斷。最令人心寒的是他並非直接死於身體傷害,而是失血過多。換言之,他是活生生地經歷那些器官被分家的過程。

 

到底有多強的怨恨才能下此毒手呢?

 

「雅亭,我哋一定唔可以輕言分手。否則,就太對唔住阿Jim嘅在天之靈,太令佢失望。」
「嗯。我都話咗我已經好耐無同一個男人超過三個月咯。放心啦!我今次係認真嘅。」

 

事實上,我並非如口中所說的認真,只是近半年來,我因自責而經常抽時間照顧「三日唔埋就兩日要生要死」的詩穎,已經足夠叫我倆疲於奔命,就連想改變關係的空間也沒有。而且,在如此煩憂的生活中,我很需要Colin的衝勁為我減壓。

 

「求你放過我啦!唔得啦!我唔得……就死啦!救命呀!呀~」

 

Colin 在床上就如同一隻猛獸般,只要被他咬住,就會無視我的哀叫及求饒,直至抽光所有力氣,軟攤床上喘氣為止。他也是暫時唯一能真正滿足我的男伴。或許,當其他人聽到我的慘叫時,還有一點憐憫之心。但Colin在床上,卻專注得仿佛失去聽覺。

 

「雅亭,仲記得上星期,有個警察搵過我嗎?」躺在激烈過後的平靜床舖上,Colin閉上眼說。
「記得。做咩?」
「佢同我講,今朝已經拉咗個人渣。」
「你指阿杰?」
「仲可以係邊個!我知佢同條女分手,搞到個人變得好躁,但點都估唔到佢癲得咁殘忍。」
「嗯。」
「放心,我哋以後會無事。」

 

我大概想到原因,因為證據是我提供的。可是……

 

******

 

在冰冷單調的長方形審訊室內,三個男人凝重地聽著一對男女的錄音對話(註:參閱Ep.2)。

 

「你到底想點呀?」
「唔想你哋好囉。就是再friend,我唔要㗎,都唔可以比佢隨便攞。」
「雅亭,你痴線㗎!」
「係又點呀?」
「我話你聽,如果你攪到我同詩穎分手,我要你陪葬!」
「我好驚呀!又唔係我影嘅,同埋我哋兩個都一齊溝緊仔啦!廢柴!」
「我返到香港之後,你睇路呀!」

 

年輕的警員許Sir按停錄音播放,等待著身旁的重案組上司—白Sir,向一直只望著手錶的阿杰發問。

 

「朱明杰先生,剛才播嘅係你同許雅亭之間嘅對話錄音,啱唔啱?」白Sir禮貌地問。
「係。咁又點呀?你唔係用呢段錄音就話我殺人呀!你快啲放咗我,我仲要去醫院探我女朋友。」阿杰顯得很不耐煩。
「係趙詩穎小姐嗎?佢家人已經投訴過你,叫你唔好再騷擾趙小姐。」
「佢只係不時情緒失控,我點都要同佢解釋清楚。」
「你好緊張佢?」
「當然。」
「所以,你就想殺晒當日令你哋兩個有誤會嘅人,係嗎?」
「我無!」阿杰激動得拍枱,馬上被站在一旁的許Sir喝止,續說:「我就算要殺,都殺咗雅亭個賤人先,點會殺一個唔關事嘅人呀!」
「我要提醒你,我哋而家落緊口供。」白Sir示意許Sir不用筆錄剛才那句,雖然他有點猶豫,卻照辦。「你工作上認識死者——曾浩霑,即係阿Jim。許雅亭同你講完電話之後,你當晚由澳門返香港,上咗你女朋友屋企向佢解釋嘅時候,先發現原來死者有份踢爆你偷情嘅,係嗎?」
「係,咁代表咩?」
「懷恨在心。佢哋唔只令你哋不停鬧分手,仲令你女朋友出現精神問題。」

******

許Sir送走阿杰後,連忙走到白Sir旁邊。

 

「Sir,咁真係無問題?」
「寫少一兩句口供,唔會有咩問題。」
「我係想問點解就咁放走佢?佢有晒殺人動機,而家仲有埋親口講嘅證據。」
「你指個錄音?完全講唔上係證據,最多只係線索。」白Sir苦笑,似乎慨嘆下屬仍太嫩。「或者可以告佢恐嚇,但人唔係佢殺嘅。同埋,有咩人會喺接電話果時就已經錄音?梗係有心裝對方彈弓嘅人啦!」
「Sir,你意思係許雅亭插贓嫁禍?」
「咁又未必,好可能只係有人想搬弄是非。」

「但係都無辦法肯定佢唔係兇手喎。」
「佢好明顯只係憎許雅亭一個。就當佢真係怪責曾浩霑,簡簡單單殺一個人都仲有好多其他方法。死者又唔係搶佢女朋友,無必要咁殘忍。」
「一時衝動嘛。」
「如果係一時衝動,就更加會按本能同反射動作去殺人啦!」
「即係點呀?」
「你諗清楚死者嘅生殖器係點斷?咬喎!」
「Shit!明,明晒!」
「反而朱明杰頭先講嘅,更加有調查價值。」(待續)

 

人物關係圖:

等男人養的女人(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