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害怕失去你

「我不想再多談了。」男孩有一點不耐煩,因為女孩在追問一些他不想答的問題,大慨是女孩感覺到男孩好像沒那麼愛她了,那一種退溫了的感覺很可怕,女孩很不安,但又不知從何說起,唯有用一堆很煩人的問題來追問男孩,男孩不勝其煩,想結束這話題。

 

為何要煩擾你?對不起,我也不想的,但你可知道當我看不見你的時候,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嗎?我很擔心有誰突然出現在你身邊,那個她會否比我來得更有趣,更深得你心,我害怕在我看不見你的時候,原來你正一步一步的離我而去,這些壞想法從何而來?我也不知道,或許是當我覺得你不再那麼著緊我、不再那麼疼鍚我之後,但這些「覺得」是否我想得太多了?我不知道,有時候,我得承認身在裡的狀態是帶點不穩定、帶點隱隱的不安。

 

 

說穿了,與其說我對你沒信心,倒不如說我對我自己沒信心吧?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不想煩擾你,但除了這樣子之外,我好像別無方法,我有很多說話想跟你說,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每一次與你相對的時候,我都想好好的跟你聊,聊我們的現況、聊我們的將來,但當話題一觸碰痛處,觸碰那些你嫌煩的地方,我都不自覺地迴避了,但問題沒有問出口,不代表消失,我把它吞回去,卻只不過把問題的種子藏在心底裡,不理會它,只會任由問題發芽,讓不安感佔據了我的心。

 

對不起,可以好好跟我聊一聊嗎?這一次,我不是想找問題來煩,而是我想透過我倆坦承的相對,讓我在煩惱與猜疑的問題有一個答案,也好讓我不再用相同的問題來煩擾你,我知道的,我的不安的確替你帶來了些壓力,但請相信我,這只因我實在太過愛你,愛得太過害怕失去你。

 

女孩有一點哽咽,本來在生氣的男孩見狀,於心不忍,於是放緩了語調:「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妳知道,我不忍心看見妳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