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八)

Jasmine 對我說了太多大話,還以我的手提號碼設定為電腦密碼,如此一來,我實在震驚得連僅餘的悲哀也失去。

 

「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的。」在警署內,我連忙為自己辯護。
「嗯。我知道。」白Sir的語氣像隨口附和。
「你不相信我嗎?」
「昨天仍不信,如今信了。」白Sir見我疑惑的表情,向我解釋:「會處理黑錢的罪犯,一般都是較聰明的,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而且,洗黑錢的本質就是要隱藏,但你實在太顯眼,就像被人推上舞台後,以射燈照耀著一樣。」
「你之前跟我說過Jasmine想找我當代替死鬼,但她既然明知有生命危險,卻仍花時間來嫁禍我?何不盡快一走了之呢?」
「所以才要查,說不定她……」白Sir欲言又止後,續說:「雖然你如今算是協助我們查案,但畢竟也是涉案人仕,我不能透露太多了。」
「一方面半強迫我幫忙,另一方面卻不信任我嗎?」
「不,這是指引及程序問題。」
「真有政府風格!」

 

對於所謂的指引及程序問題,我心裡是明白的,也知道這些是避免公務出錯的必需品。可是,無論是精明的白Sir或身在風暴中心的我,也因而忽略了一個非常重大的誤會,讓往後整件事情變得異常複雜,枉費了氣力,甚至人命。

 

 

「Sir,已經查到陳思惠的資產了。三年來,透過不同的境外買賣及投資方法,應該最少有十五億經手漂白。」年輕的許Sir衝進白Sir的房間後,一口氣作匯報,害白Sir剛剛煞有介事地說的程序,馬上變成尷尬的笑話。
「那麼錢的最後目的地在哪裡?」白Sir也索性將錯就錯,繼續說下去。
「還不知道。不過,她每半年就會去一次瑞士。」
「瑞士嗎?真傳統呢!還要親身上陣,那她應該只是整合前的跑腿。」

 

我實在聽得一頭霧水,只好輕聲問身旁的Kennedy。

 

「洗黑錢三部曲是存放、掩飾及整合。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前兩個階段需要不停重複的。假如我是Jasmine背後那個男朋友,就可以利用Jasmine的公司及某些假客戶作為存放點,把大額的黑錢分拆,減少被懷疑的風險。之後,Jasmine也可以為假客戶買大額商品作掩飾,例如古董或名畫之類。而款項交易及再存放地點,最好選在極度保障私隱的國家。」
「那就是瑞士嗎?」

「不愧是那邊相關的人,你倒清楚得很。」白Sir突然揶揄Kennedy。之後,他似是失望,卻又帶點不忿地說:「當然,也可以選在為了賺錢,連常識也拋棄的地方。」
「就連我也不明白了。」Kennedy說。
「想想有哪個地方可以讓一個二十多歲剛畢業的少女,以一次性付款的方式去買幾百萬的單位,卻連錢的來源也不懷疑吧!」

 

對於白Sir無緣無故地發表偉論,我望向許Sir,他回應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及後,在他奉命送我跟Kennedy 回家時,他才向我們解釋。

 

「你不要以為白Sir是那些老派的警察,其實他只是口說規矩,內心卻正義得很。不過,他卻時常為求真相而踩了過界,影響了其他部門,所以才一直在前線。」
「今次也是嗎?」
「實不相瞞,其實今次應該是CCB (商業罪案調查科)及我們聯合行動的。但既然發生了命案,白Sir又先斬後奏地安排了你們兩個當起臥底來,也就暫時讓我們重案主理吧!」
「等等!你剛才說先斬後奏嗎?」
「不。」許Sir馬上發覺自己說錯了話。「我什麼也沒說過。」

 

原本,許Sir打算送我們回Jasmine家的。可是,在警署折騰半日後,我跟Kennedy決定先到餐廳吃午飯,而許Sir就先回警署。

 

「真意想不到,原來身邊竟然有朋友是億萬富豪。」我坐在露天的餐廳,享用那份英式的all day breakfast。
「聽妳的語氣,也不知是羨慕,還是慨嘆呢?」
「Why not both?」
「算吧!犯法的事,即使你有萬全之策,把錢一叠叠地放在你面前,你也不敢亂動的。」
「你憑什麼看不起我呢?」

 

 

我不顧禮儀,用叉子指向Kennedy。他卻一手把叉子捉住,毫不在乎上面稀薄的蛋黃沾染他的手指。

 

突然,我記起大學讀社會學時,有一課說每個人也有一個人際交往空間(interpersonal space),大概是交往的目標跟自己相熟的程度,會呈現出一個實際的距離,而最親密的關係會少於六吋,即是可隨意觸碰到的空間。

 

親密的距離換來信任,還有放肆。

 

「要是你是一個敢作敢為的女人,那麼前晚就會繼續裝下去吧!」

 

我臉上一熱。對了!在第一次見面時,我們之間就已經是零距離,就連衣服的阻隔也沒有。如今,我們更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同居。

 

一想起那晚,我就尷尬得鬆開叉子。Kennedy微笑著,把手上的「戰利品」小心翼翼地放回我餐碟的右邊。

 

「那你估計Jasmine到瑞士幹什麼?」我連忙找其他話題來掩飾內心的激動。
「最簡單的方法是親身提取現金後,交予接頭人變成另一個境外戶口入帳,那所有線索就幾乎完全斷開了。」
「如此簡單的話,我也可以做到吧!」
「你夠膽碰我再說吧!哈哈!」

 

可能Jasmine的衣服仍殘留她的慾望,讓我著了魔。我不自覺地拿起叉子,送了一口多了一份味道的煙肉進口。細味過後,還抿了半邊嘴。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