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九)

一向不合群的我,其實從未去過宿營。我曾想過要是沒有網絡的話,宿營到底有什麼樂趣?除了望著Kennedy在做運動時,肌肉如動作電影般的畫面,還有數算著他滴落地上的汗水外,我實在無可事事。

 

「你再盯住我不放的話,我就開一張帳單給你。」
「好呀!麻煩你寄到灣仔軍器廠街,請白Sir支付吧!誰叫他連Jasmine公司的notebook也拿走,我如今連Facebook也不能用。」
「用你自己那個,不就行嗎?」
「I was dead!」
「不是正好看看有多少人為你留句『RIP』嗎?」

 

我覺得這簡直是最卑劣的惡作劇,以一生最後一刻賺取人家的同情後,卻在背後窺探及量度對方跟自己的感情深度。

 

「人家即場拆人情,你可以玩即場拆帛金呢!」
「無聊!」

 

話雖如此,Kennedy已經在電話興致勃勃地查看我的Facebook了。可是,我卻看著他臉上的笑容變得僵硬,臉色也變成死灰。

 

 

「怎麼了?難道有人說我死得好嗎?」

 

不!如果人生是一齣戲,那最難看的結局並不是被千夫所指,因好歹也被記住了。最令人神傷的是不值一提,連討論也覺得浪費了時間。

 

1038個朋友,沒有1個留言,比兩天前少了5個朋友——都是同事。他們似乎是世上唯一關心我「死訊」的「朋友」,而方式卻是unfriend。

 

「或許他們都不敢面對現實而已,也或許……」
「不。我是沒有朋友的。」
「怎會呢?你不是有Jasmine嗎?」
「已經死了。」

 

我不是從沒有朋友,也不見得不珍惜友誼,最少我沒有刻意破壞,只是不懂如何維繫。雖然如今的我總是不起眼,但我其實很在意別人的眼光。說實在的,我害怕被討厭,怕得寧可自己是透明的。

 

什麼時間應該邀約?什麼時間會騷擾人家?我完全沒有概念,最好還是遠離危險的雷池吧!

 

於是,當朋友們都擁有同度經歷的閨密後,我就更覺得自己不值得對方花時間來應酬。漸漸地,我跟他們由朋友變成生活上的局外人,甚至象徵式地在Facebook加了「朋友」後就絕交了。

 

我沒有朋友……不!曾經有過,曾經騙過我的朋友,騙得連命也差點被奪走的朋友,但……
原來只要Jasmine一離開,就連我也可以宣告死亡。

 

如今,我是真的透明了。

 

「幹嘛?」我問。突然,Kennedy把我抱緊。
「沒關係的。」Kennedy說。我試圖掙扎,卻發現自己相當脫力。「不要哭吧!」
「哪有!」我頑固地答。可是,原來我兩肩已因飲泣而禁不住抽動。
「跟明明不熟的朋友裝熟,往往不只虛偽,更比背後的敵人還可怕。你只是保護自己罷了。」

 

 

那一刻,我只想被人安慰,而正好Kennedy以溫暖的嘴唇迎上我的淚水。在互望的瞬間,他已經獲得我的准許,以舌頭進佔我的口腔。當彼此的體溫上升到某個高度後,我羞澀地任由他帶領,回歸人性根本的慾望。

 

第一次,沒有想像中的痛。過程像一剎那,但那「剎那間」卻又像停止了流動的時間般,深深地令透明的我體驗到被一股暖流填滿。

 

「我夠膽碰你的。」
「吓?」Kennedy想了一想後,續說:「好了,好了。不過,我剛剛還未有盡全力呢!」
「我卻半死了。」突然,我想到另一個問題:「你真的沒有跟Jasmine做過嗎?」
「真的沒有。」
「那就好了。否則,真的沒道義得連自己也無法接受。我已經連她的身份也暫借了,不希望連男朋友也搶走。」

 

我抱緊Kennedy仍未降溫的身體,企圖淡化心中的罪惡感。Kennedy輕撥我耳邊的頭髮,卻一臉認真地想著什麼似的。

 

「在想什麼?」
「只是有一點悲傷吧!」Kennedy下床,點了一根菸,趁吐出來的兩口霧還未散開時續說:「你要是後悔的話,可以坦白告訴我,反正我也習慣被人看不起的。」
「不。你可是我第一個男人,不要想太多。」不知何故,反倒是我來安慰身經百戰的Kennedy。
「一直以來,我打算賺夠了,便離開香港。因為只要我一日在這裡,也有機會碰上從前的『客人』,我不想另一半難堪……」
「原來你也有深情一面,真是意料之外呢!」

 

我連忘打斷Kennedy,心裡卻暗駡他起來。如果只是一時被氣氛帶動的話,就請勿像情侶般分享人生目標之類!我不想誤解他的心意,錯估角色的重要性,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

 

Kennedy也像看穿了我的想法,轉到另一個話題上。

 

「如果最後警方找不到Jasmine的那個男朋友,你會怎樣?要是他真是兇手,又是洗黑錢的背後策劃者的話,那就沒有任何證據……」
「對了。Jasmine就會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在醫院印上我名字的死亡證,就變成紀念品了。」
「我意思是一來,警方就查不到黑錢的來源。二來,你也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的說話。」
「不過,我也不會變成罪犯,對嗎?」
「但你卻可選擇當Jasmine,還有繼承她的所有。」

 

那一刻,我才意識到在偷了Jasmine的身份之後,原來還可以擁有她的一切。

 

「我不想想這個。再做一次,還行嗎?」

 

激烈的動作使汗水蒸發,同時罪惡感伴隨著體溫不斷提升。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