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happy-sad?

早婚的Edward有兒有女有錢有事業,有大屋有靚車也有遊艇,加上在不惑之壯年與老婆和平離婚,簡直可謂玩樂人生的贏家,當然他一直也有個婚外情的女友,一起十年經常離離合合,偏偏最近一次的離去令他覺得不尋常,令雄糾糾的他茶飯不思,擔心她有一去不回的可能。

 

很多人都不明白Edward這種食物鏈中的Alpha Male,無數女生會投懷送抱,居然會為此感到煩惱,年輕有為的Edward要女人可謂探囊取物,他的婚外女友雖然也是正妹,但始終三十有多,年華將晚,何不作為一個Free Folk遊戲人生?

 

 

其實,有部分看似愈多選擇的人,往往更少選擇,當一個男人什麼都試過玩過之後,加上擁有了大部份的物質,心動是一件很難的事,但總會有一點精神上的空缺需要填補。有些男人如果可以再選擇,可能會選年輕時一個不懂珍惜而錯過了的好人,可以是彼此都感情失敗過的初戀情人,可能是一個在情慾上最令他著火的女人,但最多中晚期的選擇的,往往是心頭上的一根刺。

 

人是犯賤的,很多感情失意的人,心裡都享受一種——快樂中的傷感,心裡往往都會惦著那個令他哭笑不得的一根刺,那根刺戳在心頭,那些種種甜蜜與痛苦的不完滿在心上交叉地翻湧,箇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卻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選擇多的人身邊會有很多人走過,可能會有一時三刻的微妙好感,但都不足以在心中泛起波瀾,只有那根刺,才可戳到感情裡的血肉,這就是Edward跟他婚外女友的寫照,而且刺需要時間成長,一根十年的刺拔出了,心也不再完整了,最後他選擇倒不如一起共存,如電影《Sing》的Raphina道:「本身就是””。」這種用了十年成長而成的,最近可能最後有個happy ending。

 

我師公常說一句現代金偈,事無對錯,只有觀點與角度,套用在現代社會的感情世界更貼切,到底拖著貌合神離的身軀是件對的事?還是放手去讓大家去過自己的人生?離婚不一定是錯,只要是一個會為舊人兒女負責任及有共識的離婚,可能會是一件好事,最少我是這樣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