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四)

被Kennedy拉下拉鏈的我是被動的,我躺在床上如此對自己說。

 

「你很少戴有三個扣的,怎麼今天如此保守?」說時遲,那時快,Kennedy已經把我的胸圍扣全都解開。「我們開始吧!」

 

Kennedy攤開手掌在我背後上下撫摸,從頸到腰來回遊走。他的兩隻手掌很大,很溫暖,時而輕力如輕微觸電,時而用力得讓我咬唇。這種深淺不一的用力技巧,似乎預示了某種習慣。聽說有些男人會刻意控制性行為時的節奏,間接操縱女性的快感為樂。難道Kennedy 跟Jasmine正是這種習慣嗎?

 

除了手掌外,他轉而以指頭沿著脊骨的谷位向下既彈且按……

 

 

Kennedy的手指在我的股溝前停下,我帶著驚慌的期待,滿以為他會進攻我最私密的部位。可是,他卻直接跳過我,不!是他的手指直接跳過我的內褲,往大腿輕按下去。

 

我冷不防有此一著,突襲式的酸痛叫我禁不住發出一下羞澀的呻吟聲。

 

「弄痛你嗎?」
「嗯。溫柔一點,可以嗎?」

 

如果那一刻,我面對著Kennedy的話,大概會看到他揚起單邊嘴角不懷好意地微笑。顯然地我並沒有望到,反而是感覺到他全身緊緊地壓躺在我之上,還交叉扣實了我的手腕。突如其來的痛楚,讓所有污穢的期盼化為烏有。

 

「說吧!」Kennedy的嘴巴湊到我耳邊,聲音伴隨暖流進入耳蝸:「你不是Jasmine。你到底是誰?」
「痛!」如果在這個時候還否認的話,就太不智了。「先放開我!」

 

Kennedy鬆開手後,我立即轉身望向他。這個情況實在詭異得很,一對素未謀面的男女幾乎裸著身子,在床上互相凝望。女的知道男的存在,卻從未見面;男的熟悉女的外表,卻否定認識。

 

「你先看一下我的電話message,再聽我解釋吧!」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向Kennedy解說,由於他起初滿有戒心,所以我仍不敢亂動,只用被脫下的衣服遮掩著身體。每當他愈明白,我羞恥心就愈強烈。

 

 

「簡單而言,就是你想連朋友的男朋友也吃掉,對嗎?」
「我……是被動的。」我趕忙找另一位話題,否則僅餘的自尊會連同身體彎曲得不似人型。「我們明明連自己也分不清楚,你是如何發現的?」
「哈哈!就是身體的反應。」冷不防Kennedy把我的手拉到他結實的胸口上,我驚訝地縮回去。「當我一碰你的時候,你的身體簡直可以用僵硬來形容。Jasmine在舒服的時候會放任地叫出來,而你卻在忍耐。她其實色得很,常半開玩笑地非禮我,但看你的反應,大概是仍是處女吧!」

 

我不服氣一下子就被看穿,這才想起連忘穿回衣服。一邊穿,一邊責備:「你也不是好人,竟然非禮女朋友的朋友。」

 

「不。嚴格來說,我只是Jasmine的好朋友及按摩師。」
「什麼?她跟我說你是她的男朋友!」
「不只你,她對任何人也如此說。不過,你以為一對情侶,無論在家,還是Facebook,可能連半張合照也沒有嗎?」

 

在Kennedy的解說下,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出鐘的按摩師。兩人是因Jasmine的真正男朋友才認識的,而那個神秘的「他」應該已婚。考慮到他的外型、大尺度的服務及特殊性取向,Jasmine便以Kennedy作對外掩飾。

 

「我不明白。她不能假裝自己單身嗎?」
「我幫她驅趕過不少狂蜂浪蝶的。而且,這三年來,她每星期也會召喚我一次。為她按摩期間,我們會談談心事,慢慢就變成朋友了。」
「你認識她真正的男朋友嗎?」
「沒有。當年他剛好有一個外地客人來港,就透過仲介叫我過去『招待』。」
「那你跟Jasmine有……」
「沒有。除了你之外,我們也是『好姐妹』來的。」

 

得知Jasmine的秘密後,我竟然有一絲安慰:她並沒有想像中如此值得羨慕。可是,我倆都輕視了一個事實;Jasmine向全世界編造了一個大話。

 

原本,我們還討論明日如何戲弄她一下。誰知在暗處,這已經變成一個永遠開不得的玩笑。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