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情好色的女人

新娘子在進場音樂的襯托下步出來,現場不少朋友發出驚嘆,因為他們都是首次看見她長髮的樣子。那披散及肩的一頭黑髮在刻意梳理後,化作波浪似的伴隨著每一步起伏,原來可以如此好看。

 

可是,還來不及讚美,新娘子便誇張地踏步,引起哄堂大笑。

「都已經結婚了,還是老樣子呢!」
「這才是我們認識的Sindy。」
「對。不過,我們被騙了。她身材原來好得很!」

 

兩個姐妹都大笑起來,想起這個朋友間最遲婚的閨密,腦海中的印象除了鬆身衛衣外,就滿是一堆被她非禮或說黃色笑話的畫面。

 

幾個姐妹由讀書時代已經認識,雖然各人表現友好,但畢竟是青春少艾,暗中較勁原本是逃不過的。可是,一頭爽朗短髮,永遠不施妝粉的Sindy卻讓眾人微妙地湊起來。

 

 

「就算不穿戰衣,也打扮一下吧!我們怎一起出去獵豔呀?」
「我坐在一邊觀戰就好了。而且,怎也不及你們吧!胸大的低胸,長腿的短裙。」
「你不要自我放棄,好嗎?哪有人穿衛衣去酒吧的!」
「可能有其他女生當是我男的,說不定我比你們更早閃人。」
「女人,你也OK?」
「軟綿綿比硬崩崩更正,反正再硬的X也被你們弄得口吐白沫,最終軟下來!」

 

在笑聲中,Sindy已伸出色手偷襲眾姐妹軟綿綿的胸部,還打趣地問:「加了這麼多墊,不重嗎?」

 

「Cherry,你是傳說中的『E仔』嗎?反正益其他男人,不如先讓我感受一下吧!」
「少來呀!非禮呀!」

 

眾人就是在如此打打鬧鬧的氣氛下揮霍青春。很多個晚上晚上,倒是Sindy飲得最多,因為除了飲酒外,也實在沒有任何事可做。

 

幾次「出動」之後,Sindy似乎找到了定位。她能在聚會時炒熱氣氛,而且當遇上姐妹們不喜歡的色男時,她可比男人更色,大模斯樣地攬著她們,又強吻,又大笑地非禮起來,好叫別有用心的男人無奈地退下。

 

有一種朋友從不爭勝,更主動地當起最難看的「下把位」,讓鄰座的人笑而笑,為身邊的人哭而哭。

 

 

「我想去旅行散一散心,有誰一起去呢?」
「Baby,我也想陪你,但我跟男友計劃了幾個月後去日本。」
「Cherry有胸無空,我有。我陪你去,天腳底也可以。」
「Wing,那你就小心別被Sindy 吃了。哈哈!」
「我訂酒店,肯肯定要一張雙人床。Wing,你不用帶睡衣,裸睡方便我夜襲。」

 

經過那次療傷的旅程後,Wing很快就重拾意志,再戰情場。

 

曾有人說現代人一般會經歷五次失戀才結婚,而Sindy卻經歷了十幾次,凡是姐妹失戀,她總是義無反顧地拋下一切去陪伴在側。

 

「你這麼正,男人不懂珍惜,讓我來。」
「嘴唇真軟,吻過怎捨得放棄!打個茄輪吧!」
「夾胸!夾胸!很大呀!」

 

Sindy用色話為朋友打氣,胡鬧非常,卻樂而不淫。因為她擁有的不是色心,而是一顆重情的赤子之心。

 

「一年才請兩次假就要你辭職,太不合理了。我跟你去勞工處。」
「算吧!此處不留情,自有流精處。」
「正經一點,好嗎?Sindy,你是陪我去散心,才弄得這樣。我有責任幫你討回公道的。」
「無錯!Wing,我最大目的就是陪你散心,達成了就夠。」
「Sindy,我實在不知如何感謝你。」
「讓我揸兩下吧!」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Sindy雖然失業了一個月,卻在新的工作崗位上認識了一個傻氣的「他」。慢慢地,一動一靜的兩人一同走進了充滿祝福的教堂。

 

看到平常負責搞笑的Sindy一臉神經緊張,還有幾份羞澀,姐妹們決定無視賓客的目光,一起夾出乳溝,齊叫:「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Sindy被逗得又笑又哭。

 

她們都知道重色的日常,只因重情。
她們也相信幸福的婚姻,不會輕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