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二)

柔和的陽光為臉上帶來暖意,跟後腦發麻般的頭痛形成對比。我試著與酒醉後的嘔心感對抗,而且全身像是騷軟過後地乏力,在苦苦掙扎下才坐起身子。可是,還來不及欣賞房間的整潔,我就被眼前的自己嚇呆了,我竟然全裸地睡在陌生的床上。我馬上掀開被子,發現連內褲也被脫掉。

 

我連忙用力搜索僅有的回憶……

 

昨晚,我跟Jasmine繼續空談交換身份的計劃。或許是天馬行空的妄想,令我們興奮地不自覺喝多了。我罕有不勝酒力至「斷片」。最後,我隱約記得Jasmine拿出鎖匙開門,再半攙扶我到床上。按此推理,這裡應該是她的家,而我大概因嘔吐而弄污本來的衣服。不過,即使是同性,一想起自己被人脫光的畫面,依然讓我臉紅耳熱起來。

 

「Jasmine?你在嗎?」

 

 

呼喚過幾聲,也沒有任何動靜。我以被子包著裸體下床,卻怎也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及手袋,只見到Jasmine的電話放在茶几上。於是,我立即撥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卻已轉到留言信箱。正在苦惱是怎麼回事之際,我才發現電話的訊息提示燈一直閃個不停。我抵受不了好奇,查看內有一條未讀的短訊,竟是來自我的電話。

 

「Enjoy being me, Jasmine.」(09:32)

 

哈哈!你也未免太徹底了吧!除了手提電話外,Jasmine連她的銀包及內裡的證件也留下來。而我本來的隨身物件,就如同身上的衣服一樣不翼而飛。

 

我環觀Jasmine的家,真可謂一目了然。睡床擺放在廳房合一的窗旁,廚房是開放式的,而裝潢及傢俱的格調非常統一地採用北歐風格。這應該是近年濫用Studio之名的服務式住宅吧!雖然只有四百呎左右,但活在如此瘋狂的都市,廿五歲單身女子能每朝望著中環的景色煮早餐(又不是廚師的話),那是值得驕傲的成就。

 

「住得這樣近蘭桂坊,你也真愛玩呢!」
「是近公司才對,我的辦公室在下一條街已而。」Jasmine首次提到她的居住環境時問:「你腳上的高跟鞋,多少錢?」
「大概……三百五十吧!」
「作為PR,高跟鞋必然不能失禮,我的平均每對三千五百元。假設我要求的居住呎數不變,跟你一樣住新界北,大概能即時節省一萬三千元租金吧!」
「已是我大半個月人工了。」
「等等!先想想我要追趕巴士或迫地鐵的苦況吧!愈貴的鞋,代表愈不能受折磨。要是每星期損毀一雙的話,一個月就少了一萬四千元了。如今我帳面已賺了最少一千元,還未算花在交通上的金錢及時間。」

 

在我打開Jasmine的衣帽櫃時,想到的就是以上那段如說教般的刻薄對話,但見到的卻盡是精彩萬分的當季設計師衣服。當我再檢視她的化妝品時,除了驚訝外,還有莫名的自卑。Jasmine是4K畫面的女主角,色彩斑斕,精緻幼細;而我卻是粵語殘片內的丫環,衣服黑白分明(不是黑,就是白),化妝嘛?隨便上個粉便算了。

 

我對Jasmine的妒忌又再多加兩分。

 

 

同時,我望著櫃門內側的全身鏡,沉溺地幻想著自己在進化。望了好一陣子後,我不自覺地脫下純白色的蛹,順手選了一件能突顯胸部線條的連身裙,以此化作翅膀,而化妝品及香水就成了身上的香鱗。

 

我破蛹而出後,隨即拿著Jasmine 的電話及手袋落樓。要是強裝沒有任何企圖的話,那就太虛偽了。就一天好了,讓我也裝裝讓男人回頭的Jasmine吧!

 

「羅小姐,請等等。」經過大廈保安員時,卻突然被叫住,令我心虛地起來。「今早你妹妹離開這裡時,吩咐我向你轉告一聲,今天她會忙著參加cosplay活動,沒有空聽電話的。請你放心。」

 

我幾乎噗哧地笑了出來。什麼cosplay呀!不過,起碼連每天見面的保安員也沒有識破。

 

如今回想起來,我因過份興奮而失去基本的觀察力,竟然沒有發現當中的不協調。Jasmine的房間內,雖然有全套傢俱及日用品設備,卻整齊得過份,就連信件、雜誌、匙扣及相架也沒有。另外,Jasmine電話內只有一條從我電話傳來的未讀短訊……

 

也是唯一一條短訊。

 

而我卻天真地穿上那對價值三千五百元的高跟鞋,邁步走向未知的危險。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