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三)

人總是無可奈何地滿足需要,卻往往跟想要的妥協。

 

 

我當然也幻想過自己穿上性感豔麗的衣裳,展示一張自信十足的妝容。可是,每每想到工作及生活上都沒有必要時,就漸漸失去了那份動力。同時,日復日的妥協慢慢成為可怕的習慣,侵蝕對美好的追求。還記得第一次出糧時,我買了一整套期待已久的化妝品,但只用了一次就塵封起來。原來一向陰沉的我並不屬於那個世界;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世界。

 

工作,有糧出就好了;戀愛,不著急就算了;生活,還能活就行了。

 

要不是Jasmine突如其來的提議,還有狠心得連衣服也拿走的手段,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會有如此放任一日。無論在街上、商場、咖啡店、大會堂內,我也大膽地做一些發放女性魅力的小動作。每當有男人盯著我時,心中就會卑鄙地暗爽。今天,我就是Jasmine,種種對過往的限制都是多餘的。

 

骨子裡,我羨慕她得厭棄自己。

 

晚上,我決定裝模作樣去看一齣完全沒興趣的音樂劇,希望有一種高級感覺。可是,我卻發現Jasmine的銀包沒有足夠現金。本想放棄之際,忽然有一個怪念頭:我冒簽她的信用卡,不就行嗎?

 

這是我有生以來首次的犯罪意圖,但很快就被理智打破,心中暗咐不可以出賣Jasmine對自己的信任。於是,我重新開啟她的電話,打算先徵求她的同意。對了,之前因為怕有她的朋友來電,所以一直關機。誰知,一開機就發現三條由我電話發出來的短訊:

 

「銀包不夠錢的話就隨便簽卡吧!反正妳平日習慣節制,也不會簽得多。」(18:07)
「我們明天才交換身份,妳今晚留在我家好了。」(19:43)
「btw,我一回『家 』就關上房門,妳爸媽完全沒有發現我身份。哈哈!」(19:44)

 

原本的七分驚喜加三分感動,被一個留言完全打破。

 

「我明天沒空,今晚來找妳,好嗎?」是Kennedy的留言。

 

 

我立即撥打自己的電話找Jasmine,偏偏這個時候我倆才心靈相通,她竟然也關了電話。我六神無主,連看音樂劇的興致也煙消雲散,唯有先返回Jasmine家再作打算。

 

連續打了好幾次電話,Jasmine也沒有接聽。我望一望鐘,已經是十一點半了。既然我沒有答應Kennedy,而他也沒有再打電話來,心想說不定他今晚不會……

 

「叮噹!叮噹!」

 

在我以為能逃避之際,門鐘突然響起。透過門上的防盜眼,我首次見到Kennedy。一時之間,腦海內出現大量問題。我應否開門呢?要坦白自己的身份嗎?

 

「這麼遲才開門呀!我急尿呀!」

 

沒有等我的反應,Kennedy 便直撞到洗水間。我一直背向那磨砂玻璃間隔出來的浴室,由開始聽水聲到沖廁聲那刻,心想若Kennedy沒有發現我的身份,有親密的舉動的話,我要拒絕嗎?

 

不知不覺間,原來我的貪婪已經變得不能自拔,竟然沒有考慮向他坦白的意圖。在內心的幻想中,我卑劣地偷走Jasmine的身份,嘗試她的任性,享受她的一切。

 

無恥的幻想令內心產生悸動,血液沸騰令思考失常。我彷彿忘記了時間。不!他上廁所也太久了吧!怎可能水聲一直持續呢?

 

正當我疑惑之際,Kennedy只用毛巾圍著下身,步出浴室,而那條毛巾正好是我上午包著裸體的。

 

胡思亂想不只來自毛巾的間接接觸,還有視覺上的衝擊。Kennedy 的身體就像希臘神話的人物一樣,由技藝精湛的藝術家打造出來。胸口及手臂強壯得來,沒有過份的肌肉,腹部線條分明,天然黑色曲髮,眼窩略深突出了臉部輪廓,還有一雙不屬於男人的大眼睛。

 

「洗完澡,真爽。」Kennedy向著坐在床邊的我走來:「我們開始吧!」
「開始?等等!我也先去洗澡。」

 

一方面,我責備自己的無恥。另一方面,我卻咒罵自己的懦弱。這個時候竟然想逃避!可是,Kennedy卻打斷我的思考。他一手把我推到床上,還熟練地反轉我身體。

 

「完事再沖吧!妳不是已經等了一個星期嗎?」

 

他全身的重量壓向我下身,同時,連身裙的拉鏈也被慢慢拉下來。

 

(待續)

 

如欲討論,甚至影響劇情發展,請到Facebook留言: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