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走半個我(一)

「我昨晚弄傷手指時,你有感到痛嗎?」
「怎可能?我們又不是真正的雙胞胎。」
「說不定是醫院弄錯了,我們可能真是兩姐妹。」
「不會吧!別忘了我們的生日相差半年。也不要告訴你多疑的媽媽……」
「免得家變嘛!知道了。」

 

 

我跟Jasmine無論外表、體型、膚色,甚至頭髮的長度也幾乎一模一樣。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但二十五年來竟然從未遇過彼此,即使朋友圈也完全不同。要不是一個亂add 女生Facebook的毒男,我們可能還活在不同的平行線上。

 

不是有說雙胞胎有某種特別的感應嗎?我們比不少長大後的雙胞胎更像樣,而且作為獨生女,我一直希望有一位能跟我分享一切的家姐,所以不時也會問她奇怪的問題。

 

「你為何總希望我們之間有感應呢?」
「好玩吧!」

 

真實原因嗎?或許是沒有人理解的寂寞,也或許……是對Jasmine的妒忌。

 

 

在我倆認識之後,基於一份仿似對著鏡中自己的信任,大家幾乎無所不談;從成長的經歷到工作,再由理想說到最親密的話題。可是,愈了解得多,我對她的生活就愈嚮往。她實在比我多采多姿萬倍,聰明及外向個性與我剛好相反,衣著也比我有品味,正確而言是比我更懂得惹人注目。就像今晚在酒吧之內,當她脫下外套時,一襲白色露上背的連身裙馬上引來全場異性的目光。而我明明跟她同一外型,卻總好像被比下去。

 

 

這令我不禁想起讀書時的往事,當年那位公認全校最漂亮的校花,不知何故硬是要跟陰沉的我走在一起。一天,我在更衣室無意聽到她跟同學的對話,才知道她卑鄙的惡意。校花故意藉著與我併排在一起時,讓人看到她笑容最甜、撥髮最飄、眨眼最靈的一面。

 

「沒有小雯的話,我這個校花也當不成。她就是花旁的一堆草,雜得來不高,擋不了花卉,當陪襯便一流。」

 

自從那天後,我就像避債一樣盡量逃出校花的視線。自卑讓我不敢反抗,孤獨令我更見寂寞。直至中五那年,校花被揭發跟老師有不道德的關係後,連公開試也顧不得的情況下被逼退學。當我目送她哭著離開校門時,我才舒一口氣。

 

「真的只是好玩嗎?」Jasmine的右手輕放在我的膝蓋,手指慢慢匯聚向中心後,食指指頭劃了一圈又一圈。「還是想感受一下這個?」
「不要,會被人看見的。」
「誰會在意枱下呢?」

 

Jasmine 的手指不安份地沿著我大腿向上移,到了裙邊也沒打算停下。我馬上緊張地捉著她的手,好叫她停止下來。

 

「這樣就害羞嗎?我又不是男人,難怪我們的小雯仍是處女。」
「我才沒有你這般精彩。」
「要是你想的話,只要改變一下造型,隨時也可以的。」

 

這也是我最妒忌 Jasmine的地方,不是因為她除一個固定男友外,還有一個親密卻又不可告人的男人,而是因為她能活出任性。在沒有心理枷鎖下,她擁有世俗的浪漫,也享受不為世俗的男女片刻。

 

只要一日是小雯,我也無法像她一樣。

 

「不如我們交換身份一天,好嗎?對了,明天是周末,就明天一整日吧!我跟他星期日才約會。」Jasmine 口中的他就是Kennedy,她那位正式男朋友。
「聽起來也很有趣呢!反正只是短短一日也不會壞事,我明天過來找你好了。」
「不用那麼麻煩,你今晚就直接在我家睡吧!」

 

如果我不是一時貪玩答應,或許就不會發生往後的悲劇。那時,我還沒注意到Jasmine臉上閃過半刻不安。

 

(待續)

 

fb :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