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會否一個人也能過得好好的?

我回到三年前我們曾經約定過會再去的京都。
京都塔的指示仍然明確,讓我對自己身在京都感到實感。

 

這裡的人在電梯習慣左站右行,跟香港右站左行完全相反,就像我跟你的性格一樣,永遠不能達成一致,而我們又互相不習慣。

 

雖不習慣,但我們的確曾經喜歡過這個城市,就像你曾經愛我一樣。
從前在異地有你的陪伴,每次我只要伸出手給你牽著就好像能走到世界的邊際,但現在這種信任感卻早已留在兩年前你把我遺下的那天。

 

 

這一年我學會了信任自己、倚賴自己和喜歡自己,我不會再因為你的離開而把自責和討厭自己,因為我知道,你不愛了跟我好不好是完全沒關係的。就算我沒有改變,就如當初第一次你見的我一樣,但你不愛了,就算我變再好也是徒勞。

 

在香港的時候,我偶爾會在熱鬧的街道裡會想你是否有跟我擦身而過而我又沒發現你,不過我更擔心的是,你也沒有發現在你身邊走過的人就是我。

 

你不是說過沒有我就活不下去嗎?你不是說要有我的陪伴你的生命才完整嗎?

 

為何今天你卻不再需要我呢?

 

為何……今天活不下去的是我,而感到生命出現缺憾的也是我呢?

 

喂,你會否也能過得好好的?

 

如果不能的話,不如回來我的身邊,好嗎?

 

因為我愛你呀。

 

FB / IG. promiseof8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