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 只是一個無拖拍會死的女人


在苦等一個女人兩年,連續傳了七百幾張雖然靚仔,但都會悶的自拍後,Saving 終於發現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

 

新娘結婚了,新郎不是我。就算不推門大叫「我反對」,理應最少不借位地用力揼幾下春。不過,Saving認命了。他沒有半點憤慨,最後只是悲傷地望著Cherry,沒有分析就以為敵不過時間,或自我安慰地認為敵不過現實。

 

Saving 從沒想過Cherry 只是一個無拖拍會死的女人。

 

 

十六歲的Cherry 與一般少女無異,也是愛發夢的年紀;就是相信緣份,兼且恨拍拖得很。小女生對將來既憧憬,又不安。於是,她任性地以一首歌的數字譜在ICQ交了一個男朋友,更半開玩笑地要求這個見都未見過的初戀男友,要是35歲前嫁不出,就要跟她結婚。

 

Cherry安心地為自己建立了一道心靈上的最後防線,卻在不知不覺間作出一個定調,就是的最終目的就是結婚。

 

從那時起,Cherry 只是目標為本,完全沒有好好想過自己「愛」什麼。

 

有些女人經過一定人生閱歷就會變得成熟,可惜Cherry 沒有。她在家庭及工作上也沒有太大衝擊,特別是工作上被24小時迫害般,而且機械地成為「yes girl」。除了令她以為凡事都要刻苦外,也讓她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對!是人生。既然連人生也沒有好好思考,又怎可能思考呢?

 

這種一心求嫁的女人,最容易成為情場老手的對象。

 

他們都明白只要給她一個「會結婚」的遠景(vision),再狡猾地對她潛言默化「男的嫁得過」或「我不娶妳,還有誰」,就能從她身上予取予攜。而且,即使面對不忠,這種女人的原諒能力也極高。老手賤Han看上不懂思考的Cherry,是幾乎必然的結果。

 

賤Han 自信地覺得即使再多的逢場作戲,能瞞天過海最好,要是被揭發的話,也必定得到原諒。Cherry刻苦地為供樓奮鬥,而賤Han也看透她拍拖只為達到人生唯一目標—結婚。

 

老人家會告訴你什麼是天長地久的方法:「不要見太多就少爭拗,你呃下我,我呃下妳,咁好快就一世啦!」

 

其實,只要Saving不出現,Cherry跟賤Han 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Cherry獨自跟賤Han 講數,叫Saving務必在限時內帶她走,不是因為怕口講的心軟,而是沒有決心摧毀一直以來的信仰。她擔心的只是單身,而不是「那個男人是否值得愛」。否則,面對賤Han,根本就沒有留戀的餘地。

 

Saving給予Cherry勇氣及鼓勵,卻沒有助她思考。

 

雖然Cherry在失去了賤Han 後,曾短暫地把人生目標轉移到那層樓上。但很快她就重回過往的習慣,找一個新的拍拖目標—Saving。

 

在如此重大情傷下,Cherry的復原能力是超乎常人的。在跟Saving的那段感情中,她甚至主動挑逗,在無人的商場跟他睡在同一床上,獻吻,再回頭送一個秋波。這樣的暗示,難道還不夠嗎?她無非是要捉緊一條救命的草繩,延續她人生的目標。

 

於是,Cherry 甫一拍拖,就要求Saving要以結婚為前題。

 

在廣大觀眾期望下,Cherry為了暫時放棄了一定要結婚的原則。錯了!她從未放棄,只是默默地麻醉自己,改變自己的性格及行為,配合Saving的一切行動。

 

你捱麵包,我陪你!你要創業,我撐你!你要資金,我按樓!

 

表面上是偉大的,實際上卻是委屈自己。如果愛一個人,卻要忍受委屈的話,那又有何意義呢?但Cherry不考慮這點,一來是習慣刻苦的生活,二來她單純地為自己建立一個去愛目標,卻不知自己為何愛。

 

一切原本按期望地發展劇情,但不幸的是Cherry離開了Molly這個上司。她有空閒思考了,才發現自己有點「唔對路」。她明明喜歡吃好飲好的,卻要捱麵包;明明想安份每月出糧,卻要反倒錢出來;明明那層樓是她命根,卻按樓來租一個爛鬼office。

 

Cherry被Saving的狂風暴雨式的浪漫蒙蔽,才遲遲未有發現she's just not that into him,直到結婚前……

 

當Cherry快到達多年的人生目標時,她才有一刻醒覺,懷疑自己多年的目標起來。因此,她找尋這個目標的起點—ICQ 初戀男朋友。未婚妻是否跟自己結婚,卻由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決定,那有如此叫人吐血的事呢?她要的只是一個虛假的認同,更自圓其說地(多年沒上線的)只要初戀男友不回覆,就當作不贊成。

 

其實,Cherry在未有答覆前,早已有答案。

 

這就是讓人最不明白的地方。真的要放棄那段婚姻,才能成就一個男人嗎?答案幾乎是否定的,Saving 想創業,Cherry不是一直也知道嗎?可是,Cherry竟不擔心自己的離開,會令Saving自暴自棄,也不從旁協助,反而一廂情願以為自己離開就夠。

 

如果真正深愛,根本毫不合情。

 

 

真正原因不是Cherry發現自己並不是愛得要結婚,就是怕Saving本性難改,早晚會再有捱日子創業的一天,or why not both?

 

此時,Cherry的綠茶性格出現了。她不想背負無情無義的悔婚罪名,刻意演繹得悲痛欲絕,要所有人也讚美她對的崇高,務求自欺欺人,而她卻無視Saving才是實際地被傷害。為了避免撞見Saving時解釋不了,她索性逃婚逃到地球的另一邊—加拿大。

 

Cherry 終於單身了。可是,半生唯一的目標早已深入骨髓。在沒有拍拖的日子,她感到心癢難耐。不難想像在初到埗時,她努力壓抑自己的感情,同時自虐地享受著悲情。可是,思想從未長大的Cherry仍停留在發夢的年紀,盲目地相信緣份的魔力。

 

正正在緣份的安排下,Cherry重遇了Sam—生命中最後一個男人。

 

單身的Cherry來到加拿大後,原本打算獨個兒散心。可是,難敵寂寞的她參加了一次舊同學聚會。兩人就是在聚會上重遇。那時候,Cherry並沒有打算跟 Sam發展。

 

在那次聚會後,一日,Cherry獨個兒漫步湖邊,突然被人叫住,是Sam。百無聊賴的兩人肩並肩而行,一時說到愛好,一時談起往事。

 

「很安靜呢!如果有人唱歌就好了。」
「你唱吧!」
「誰說時間片刻變陳舊……」
「等等!為何……唱這首歌?」
「這是妳在學校音樂比賽時唱過的。」
「嗯。前陣子聽得有點厭。不過……你竟然記得?」

 

一陣春風劃過Cherry的臉,空虛與失焦的她重新感受到目標的重要,臉上泛起了久違的微笑。

 

Cherry再一次發揮驚人的復原能力,啓動「緣份、奮鬥及結婚」三步曲。當中,依然沒有愛與不愛的考慮。

 

於是,Cherry距離下一段關係不遠了。

 

由於Sam 不用供樓(賤Han),也沒有創業(Saving),大大縮短了「奮鬥」的時間。Cherry跟Sam一下子達陣了,而Saving卻仍痴痴地等待女神,以為她對作出了偉大的犧牲。

 

「妳最近過得好嗎?」
「我去了加拿大陪爸爸媽媽……」Cherry 猶疑了半秒:「同埋,見返好多舊朋友。」

 

那個舊朋友就是Sam。

 

對於如今已一表人才的Saving,這可能是最好的結局。這種沒有思想,卻好像不拍拖會死,又連自己愛什麼也不懂的女人,真係執到都喊三聲。

 

要是Cherry 在婚後才領悟到……

 

她會選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脫下婚戒,裝作不經意地跟Saving碰上,再續前緣。

 

圖片來源:TVB截圖及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