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不厭詐的愛情陷阱

男孩都愛跟班上的女同學拍拖,因為主動去認識陌生女孩是一件煩事。
女孩不愛跟班上的男同學拍拖,因為愛慕的對象太近就會令幻想消失。

 

 

情竇初開的男孩跟其他同學一樣喜歡上同班的萬人迷女孩。她的樣子說不上是十分標緻,但恰到好處的五官比例、白滑的皮膚、柔順的長髮、修正的小腿、初熟的女性曲線,讓女孩得到校花的美譽。

 

重點是聞說女孩雖然追求者眾,但心仍未有所屬。

 

有時,男孩會借故接近女孩;
有時,女孩會主動跟他搭話。

 

「我的數學功課未做,可以借我嗎?」
「聽說現在流行那個吊飾,可惜我沒有。」

 

男孩會為女孩連夜趕做功課,在交功課前一天借給女孩;他也會省下整個星期的飯錢,買小禮物給女孩。

 

「Alan有新的唱片出了,不知你有沒有呢?很想聽呀!」

 

這可難倒男孩了,畢竟這個普通的屋邨仔,家中只有一部卡式收音唱機。但為求完成女孩的心願,他決心倒是堅定的。

 

於是,他在文具店買了一盒45分鐘的錄音帶。只要一回家就開收音機,錄音帶長放在機內。他等了又等,不是沒有聽眾點播Alan 的「」,但當他每次同時按下「Play」及「Record」後,總發現唱卡騎師會在中途或尾段講話,破壞了歌曲的完整性。

 

「歌曲已經夠紅了,還介紹什麼!」、「報什麼時呀?我家有鐘的。」、「稍後是新聞報導,我稍後不是就知道嗎?預告來幹什麼?」

 

男孩不時自言自語地大駡那些唱卡騎師,卻又抱著期望不斷嘗試打電話到電台點唱。

 

「除了『』,也想聽『雨夜的浪漫』。」一日,女孩加強了要求。

 

 

雖然播放率很高,但一首完美的「」就已經夠困難了,還要加上另一首的話,除非是在午夜不斷播歌的時段守候,否則實在難比登天。而且,父母也不會讓他在大半夜仍開著收音機。

 

數日後,男孩奉上一盒親自寫上歌曲及歌詞的錄音帶,除了有「雨夜的浪漫」外,「」還有唱片及Remix 兩個版本。

 

女孩不斷向男孩追問原因,男孩只笑而不答,希望保留一份神秘感。

 

男孩不計付出,總算比其他同學更親近女孩,自覺已是「好朋友」的級別。

 

的確,他倆在校內有說有笑。但女孩就是一次也沒有答應男孩的約會,不是借口推搪,就是在約會當日生病。有些時候,男孩只好在女孩回家的途上等待,但願在路上幸運地遇到她的腳步。

 

男孩的同學大多抵受不了無止境的付出,都退出爭奪,更出言相勸:「你不覺得這根本是一個圈套嗎?」

 

男孩也曾有一絲懷疑,但他的真心早已被俘虜。他曾想過放棄,但他記得在路上偶遇到女孩時,那輕撥頭髮的一個微笑已叫他醉倒了。

 

直到一天,男孩見到女孩上了在校門外等她的一輛車,是屬於一位已畢業的學長的。男孩呆呆的看著二人親暱的動作,已知道是什麼一會事了。那一刻,女孩剛好在車上跟他眼神對上了。女孩對男孩親和地笑了一笑,但男孩的心卻傷透。

 

翌日,女孩跟男孩再借功課。男孩終於忍不住問:

 

「昨天那個是妳男朋友嗎?」

「不。他是我表哥,畢業了兩年。」女孩答得倒是輕鬆,還叮囑:「不要告訴其他人呀!」
「嗯。原來是這樣……明天做好給妳吧!」

 

男孩貌似鬆一口氣,但多了瞬間閃過了又愛又恨的眼神。明明男孩昨天在遠處見到女孩在車上吻了那位學長的臉頰。

 

男孩不停問自己是我看錯嗎?還是我希望自己看錯?

 

「這陷阱……這陷阱……這陷阱,偏我遇上。」

 

在那個美好的年代,男孩普遍沉醉在沒有收穫的付出,更視之為浪漫。可是,時移世易,如今我們都知道有一種陷阱叫「收兵」。

 

多年後,長大了的男孩,經過九龍城的龍珠商場時,感到非常眼熟。他記起1985年的某日,還是穿起校服時,曾經在那裡請唱片店老闆為他錄兩首歌。

 

「追女仔的話,加多六蚊,有一隻『』Remix版本,唱片都無架。」

 

神通廣大的老闆看穿了男孩的心意,令他只好默默點頭。

 

然而,多年的記憶也隨著商場一起沒落,他只記得那份浪漫,卻忘記了當日那個女孩的名字。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