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戒賤

「不如算了,好嗎?」

 

望著他默不作聲的表情,這大概已是答案了。我也沒有再糾纏下去的意圖,甚至連半滴眼淚也覺浪費,就下床穿回衣服。

 

「我們之後還是朋友嗎?」
「你女朋友會接受一個曾跟你上過床的朋友嗎?」
「她不會知道的。」
「那你呢?如果你女朋友跟另一個男人上過床。你信他們還只是朋友嗎?」
「………」
「再見,不!不用再見了,不如不見。」

 

 

離開酒店後,我不急著回家,反正尾班車已過。於是,我享受街上難得的寧靜。跟白天完全不同,凌晨時份的銅鑼灣少了滿街的路人,多了一點微風。或許是馬路上,不同速度的車輪帶動的光及聲音吧!總覺得時間在不規則地流動,正好讓我清晰一下混亂的思緒。

 

第幾次呢?
今次是第幾次曖昧呢?
還有多少次跟有另一半的男人曖昧呢?

 

第一次跟這種男人曖昧,完全是被騙。那個看似斯文的企管男人,有錢,有地位,有時間。坦白而言,不少女生明知對方有女朋友,也會願意挑戰一下,特別是面對首次約會就安排在遊艇的男人。

 

「出海吹吹海風,不是比飲酒好嗎?」
「你不會忘記了我們是在酒吧認識嗎?」
「嗯。其實我不太喜歡女人飲酒,與其醉了被人『抽水』,不如讓我帶跟你做點刺激的活動。」
「你可別想把我拋我下海!」
「你先換泳衣。」

 

我沒有被拋到海中心,卻整晚留在船上,穿上又脫下了泳衣,遺下一堆激情,還有一份悔恨。

 

「你怎樣不告訴我有女朋友?」
「你沒有問。」
「那你打算怎樣?」
「給我一點時間。」

 

 

有一種男人是捕獵高手,他們總在你泥足深陷時,拋出「時間」作為橄欖枝,讓你別無選擇下棄械投降。可是,他們都是操控狂,只打算讓你心甘情願地被吃光身上每一塊肉,甚至挖空你的內心。最後,還要指駡你無理取鬧,不懂體諒。

 

好不容易地離開那個男人後,除戒了酒外,就沒有任何得著。

 

第二個男人是我自己犯錯,明知對方有女朋友,卻仍是抵受不了無時無刻的關懷。

 

「你不像抽得那麼兇,心裡有事嗎?」
「就是因為你們這種男人。」
「不是每個男人都一樣的。」他不問自取地從我手上搶過已吸了幾口的香煙,無視濾嘴上的唇印,毫不猶豫地吸吮起來。「什麼時候也可以,讓我為你分擔吧!」

 

結果,我又墜進另一個輕浮的男人圈套。我天真地以為他以朋友的身份來安慰我、了解我、聆聽我,卻原來一切心靈上的走近只為讓我放下戒心,從心靈走進身體。

 

「不要再抽煙了,傷身的。要發洩也可找我。」
「我會打人的。」
「放心。我學過拳的。」

 

半年來,他讓我發洩不時襲來的悔意;那一晚,他卻借醉發洩一直潛藏的慾望。

 

 

「不要讓我多恨一個男人。」
「裝什麼?你不是每晚也惦念著那個男人嗎?」
「不要這樣。」
「你以為這麼多晚瞞著女朋友來陪你,我很閒嗎?他可以吃免費餐,我卻付出過。」

 

那一刻,我呆了,感覺被自己出賣。那個男人知道我的過去,聽過我的感受,卻原來一直等待碾碎一切的機會。我放棄反抗。在被進入身體一刻,我終於明白什麼叫絕望。

 

從那一晚起,我戒煙了。

 

我不知道是命,還是運?正常的男人不會找上我,總是有另一半的男人才刻意來製造曖昧。

 

或許,感情的空虛讓我的免疫能力下降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接下來的男人,無論怎麼心思細密,最後不是逃不過被騙,就是被傷害。

 

好像只要被情傷過就能習慣一樣,男人從沒有憐惜過我。在他們眼中,反正你早晚會被傷害,讓我來,最少會傷得比較淺。

 

酒,我能戒。
煙,我也能戒。

 

今晚,我沒有煙酒,獨坐在暖風吹過的碼頭,身心舒泰起來。突然,我在想……不如戒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