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密們都是無人性的

 

弱質小可愛身邊,總有一個義氣,通常,她都是瘦得不明顯,又美得不張揚,於是把小可愛襯托得更人見人愛。曾經,我就是別人的

 

多年前,好友小可愛交上一個暴躁男,生氣起來不但會辱罵,還會擲東西。作為,勸分手不果,當然心痛又氣頂,但她就是愛他,我能做的,只有在見面時運用全身氣力用眼珠把他厲個半死。

 

某夜,小可愛跟我求救︰「可否到你家暫住?」不用問原因,我立即答應。

 

小可愛來到,雙眼紅腫,手還有瘀痕,我二話不說,打電話給另一位做警察的男性朋友︰「你現在回家,我把朋友送去你那裏,你先替我保護她。」

 

小可愛不願過去,但我就是想到,暴躁男必定會找上門,到時我跟他大打出手就無謂。

 

 

把她安頓後,尚算機警但又習慣坦白的我,竟然想到要衝回家等,因為覺得做戲要做全套,我必須在家,才能告訴將要找上門的暴躁男「小可愛不在我家」這個造出來的事實。

 

果然,不出半小時,門外傳來很暴躁的敲門聲。

 

「開門呀!我知你喺裏面㗎!開門!」是暴躁男的叫聲。

確保臉上掛着一臉驚愕之後,我先上防盜鍊,才把大門打開︰「做咩事呀?」
「叫佢出嚟!」暴躁男呼喝着。
「佢唔响我度喎!你哋又嘈交呀?」我繼續扮不明所以。
「你咪扮嘢啦八婆!叫佢出嚟啦!」

 

來來往往幾句之後,暴躁男拋出三教九流的「懷疑論」︰「現在我懷疑她在你家,要是她真的不在,你怕甚麼開門證明給我看?」

 

 

不知那來的急才,我突然想到這樣說︰「我都懷疑你只有一寸,要是你長過一寸,你除褲證明給我看丫!」

 

剛巧有男性鄰居經過,暴躁男竟然尷尬起來,拋下一句「八婆你睇住嚟!」就走了。

 

還以為,小可愛會痛定思痛狠心分手,想不到,一星期之後,她被哄兩哄,又回到他身邊……最後,「被分手」的主角,變成了我。

 

「你別群這種女人,學壞哂!」暴躁男給小可愛訓示。

 

原來,「有異性無人性」這句話,是真的,小可愛在得到之後,便變成了一頭忠心的小狗,人性的尊嚴、自保、傲氣都徹底失去,被男友又打又罵都不離開。多年友誼就這樣終結,傷感是難免,但當另一位朋友問我有否後悔好管閒事時,我依然說「沒有」。朋友,你可以自降為他的寵物,但我不會為求自保而埋葬義氣。想深一層,們都是「無人性」的一族,因為,我們總會把好朋友視為主人般去保護,即使明知她最後不會選擇自己。

 

及瘦身食譜作家,著作包括《你是女皇,他就是皇帝!》、《邊吃邊瘦──50道獨家瘦身食譜》
個人網站︰https://lively.com.hk/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lively.com.hk/
Instagram︰lively.com.hk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