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找對要守候的人


告訴自己:「要走了,要放手了。」但往往都未能如願,知道要走卻未能走,知道要放手卻未能下決心放手,這忐忑很折磨人心,卻也是無可奈何要經歷的情緒。

 

若說放手就能放手,只不過代表你從沒有真正的愛過吧?若真正愛過一個人,捉緊過卻要說服自己放開手,這是多麼矛盾的事情,但始終有一天,你會發現這不是深情,這是傻瓜,你還要當這個傻瓜多久?還要受多少的苦才願意起步走?

 

你以為你未能放手很苦,可是這點苦在那個人的眼裡根本不是什麼的一回事,我們總是高估了自己在那個人心裡的位置,但結果呢?在你不知花多少精神在這個人身上,他或她的一個訊息的意思、他或她某一刻對你的語氣、他或她或無意間談起你的一句,你通通都放在心裡最高的位置,只不過,你重視的事,或許是他或她所輕視的事。

 

說穿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不然期待愈高,跌下來摔得愈痛。最痛苦的,莫過於到頭來你在他或她心目中根本什麼都不是,只不過你一廂情願的,若真的換一個答案,那答案可能是一個問題:

 

「誰說過要你等?」

 

,實在需要找對了需要的人。

 

//「多少往事甜在心頭 夜雨觸發這景致 令我憂愁」

 

洪卓立《彌敦道》,曲:謝杰,填詞:頡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