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最長情的守候

小女子這星期去了香港電影節找靈感,偶然發現一部文藝紀錄片,講述二戰時期一個藝妓和美軍的故事。所謂的故事其實是單向的,美軍離開日本時答應了會回來娶她,最後當然是一去不復返。但這藝妓從此卻每天換上同一套和服及化了同一個妝容在等她的男人回來,一等就是40年……

 

 

 

這個劇情讓我想起同是在日本成為一時佳話之,不過是人與寵物之間——忠犬八公的故事。兩個那麼相似的情節頓時令在下陷入了迷思,為什麼日本民族的人和動物都特別忠誠,一等就是一輩子?雖然小女子大概已找到答案,但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彷彿兩人的一生一世相守都寥寥可數,何況是單方面的?

 

40年究竟有多久?每個人又有幾多個40年?套用現今的時間觀念用40日去真正相處可能都太長了。每個人似乎都有自己的時間表,為自己定下的期限,除了在婚禮中,我絕少聽到有人發誓用無限的歲月去等待或守護另一個人,特別是明知沒有結果或回報的,值得嗎?在下沒有答案,我只是無法想像在等的同時可以沒有任何人或狀況能把這種等待動搖,有時我也真的很想知道非君不嫁或非卿不娶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動讓他們能堅持到尾。

 

現在隨處都可以看到「陪伴是最的告白」這一句話,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幸可以永遠守在另一個人的身邊,所以在下覺得等待,是最,亦是最值得被尊敬的,因為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求任何回報並且無條件的付出,是用生命去愛。在下亦不知道這算不算最高尚的,但起碼一定是最讓人動容,最讓人不忍的,可能除了被等待的人感受不到之外。

 

 

所以可以有人在旁讓你好好的照顧,好好地為他付出,其實可能已經是一種莫大的幸福。正如大師雲青子今期的專欄主題,你身邊一定永遠有人比你更慘,且行且珍惜。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
回頭才發現你不在 留下我迂迴的徘徊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 只是當又把回憶翻開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 還有誰能來教我愛」
—— 徐佳瑩 《失落沙洲》
fb: https://www.facebook.com/StellaChowChow/

 

圖片來源:fav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