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佢公主病未免益咗佢

朋友不停呻女友有,不外乎是野蠻任性,愚昧無知,日日名牌。

 

一直都覺得「」這個neologistic term(舊義新詞)好奇怪,環顧各國的Your Royal Highness,至少在人前都高貴優雅,不是探訪病童,就是身光頸靚地做慈善。摩納哥的Princess Charlene,曾是奧運游泳選手。英國的Princess Beatrice,專做慈善,例如替愛滋病兒童籌款。即使是當年未嫁的劍橋公爵夫人Kate Middleton,被狗仔隊影到去蒲的走光照,露出的都只是Her Royal Hairless。可見真正的公主,裙裏裙外都乾乾淨淨,大方得體。

 

就算是童話故事的公主,都是善良的美人兒,即使被獵人追殺,被後母虐待,被逼跟七條怪叔叔住,無朋友到要跟老鼠做friend,仍然盡顯永不放棄、以德報怨的一面。又可想而知,童話公主就算可憐,都烈女過人。

 

但「」一詞,則用來形容野蠻任性,只顧要求,沒有貢獻,要男人餵名牌飽飯的女人。是否看得大陸清裝劇太多,以為世上的公主,都真的如劇集中不知天高地厚,但仍然深得皇上歡心,王子娘娘寵愛遷就?

 

城堡裏,通常鎖住兩種動物︰自強不息的公主,和野蠻低智的野獸。,其實應該改成「野獸病」——主人餵少陣立即發爛咬人,吃飽捲下條長大肥美的舌頭便呼呼入睡。用公主去形容任性又不顧人感受的女仔,未免太圓滑。

 

及瘦身食譜作家,著作包括《你是女皇,他就是皇帝!》
個人網站︰https://lively.com.hk/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lively.com.hk/
Instagram︰lively.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