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她要的只是一個安全套

上床不是愛,就是性,也可以兩者兼容。
通常男人總會以性先行,卻幻想纏綿中的女人總帶著愛,哪怕明知對方是第三者。

 

「如果她不愛我,怎可能如此委屈?」
「那你為何就要折磨她呢?」
「我要是放手的話,隨時可以,但就怕她太激動。」

 

 

男人容易犯上自以為是的錯,直至他遇到真正的對手——那個叫他不能除套的女人。

 

她,可能是男人的同事,也可能是工作上認識,甚至只是在一次無聊聚會中就通了電的。

 

那種女人,總有幾個不同的特點:與外貌身材無關、與婚姻狀況無關、也與學歷事業無關,總之就有一種誘人的氣息,讓男人產生一種憐惜的感覺。

 

你或許會以粗言穢語問:「那種XX,何來憐惜之有?」

 

不!要是你問出這種問題,大概你還未真正了解男人。任何男人都是長不大的,他們都是活在自我的英雄世界之中。自己必然是好人,就是奸角的反義。即使是奸了一點,也不是最奸的一個。

 

「我不跟她搭上的話,要是跟了其他人,可能會更慘。最起碼,我不是全心傷害好她,也想過令她快樂。」

 

夠諷刺嗎?
還未。

 

 

最諷刺的是男人會慢慢催動自己的感情。原以為自己能抽離,卻每次抽插也全力以赴,每插入一分就愛多一分。

 

逐漸,男人把偷來的時間誤會為寶貴。
「為何見你的時間,總是過得如此快?」

 

最後,男人把偷情的快感當成真愛。
「跟你一起才令我最放鬆,我決定了。」

 

萬一那段偷來的關係能開花結果的話,那女人也不一定安心,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缺失,也了解男人的缺點。若能在每一秒提心吊膽下度過餘生,也算是萬幸。

 

可是,太多男人低估了那種充滿心計女人的智慧。

 

「可以除套嗎?」
「要是中了,那可以怎樣?」
「我們立即一起吧!」

 

你以為她們會看不穿男人在下體充血時,大腦的分析能力只剩平日不到百分之一嗎?

 

「錫自己,錫你的伴侶,要有一套。」

 

儘管你會把Did Did 姐的身影與她重疊起來,但那一刻,你還是會選擇埋頭苦幹。

 

在她濕潤的時候,你大可隨便進入;
在她興奮的時候,你偷偷地脫下套;
在她享受餘韻的時候,你千萬別讓她發現。

 

因為她會瘋狂!瘋了似的衝去廁所,發狂地沖水,拋下一句「分手啦!」就完了。

 

「對不起!」

 

男人啊!即使你說上千次也沒用。因為當她第一次跟你上床時,就沒有想像過將來。或許,她有一刻為你動心過,但絕不會為你犧牲。

是我想得太悲,太不相信突如其來的嗎?或許吧!但你首先要確定那是一段,否則,你們之間的關係就只是一個:用完即棄。

 

//在香港,愛滋病病毒的三大傳播途徑中,性接觸仍是最主要的傳播途徑。科學證據顯示,持續正確地使用能減低愛滋病病毒感染達97%。//
(資料:香港衛生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