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男人最致命

800

令人動心的,最簡單的條件是外表,但最要命的手段是

 

 

Cody 在上一段戀情臨終時,跟Calvin 走近,因為他非常稱職地充當了一個忠實的聆聽者。Cody 自知有點神經質,每有心事時,總是沒有時間觀念可言。因此,她曾問Calvin 會否太騷擾他。

 

 

「我反而覺得高興,因為妳視我為分享排序上第一位的朋友。」

 

 

有時,一些帶點虛偽的說話是受用的,特別是當你心靈上已經很虛的時候。而Calvin刻意提到「朋友」的身份,實在恰到好處;既不抽離,也不進取,卻讓他確立了在Cody 心內一個重要的位置。

 

 

Calvin 並沒有乘虛而入,因為他太。對待分手後的Cody ,就如同輕撫受傷的小貓般,不急於收養。

 

 

「很辛苦,有時間陪我嗎?」
「可以。要是沒有眼腫的話就出來,要是不想見人就讓我電話陪妳。」
「哭夠了,想在外面走走。」
「這就對了。不過,還是去少人一點的地方。太嘈的話,怕妳心煩。」

 

 

結果,Calvin帶Cody 去了行山。在那段其實並不危險的山路上,Calvin拉了她的手四次;遞上那支一起飲的水三次;輕托她的腰兩次;按摩她的小腿一次。

 

 

在山頂上,他鼓勵Cody 大叫:「我要新男友!」

 

 

這種電視劇般的情節,對失去思考方向的Cody 而言,簡直是著了魔一樣。在轉頭回望Calvin 一刻,還錯覺他好像背後打了燈一樣耀眼。

 

「為什麼對我這樣好?」
「因為妳需要人關心。」
「你就每個朋友也是這樣的嗎?」
「因為在妳身邊讓我感覺自己存在的價值。」

 

 

Calvin 張開手,什麼也沒說,兩人就連同黃昏一起擁抱。而接下來的一吻,讓Cody 剛剛大叫出來的願望化成真實。

 

 

兩人剛開始時,Calvin 的確看似很尊重及關心Cody,幾乎所有事情也以她為先,每每在詢問過後才下決定。原本Cody 以為這一次可享受。可是,日子久了,Cody 開始發現錢幣的背面。

 

 

當看了一齣悶戲後,他說:「是妳說要看的。」
當嘗了名過於實的餐廳後,他說:「是妳說要吃的。」
當穿了一件不稱身的新衣時,他說:「是妳說要買的。」

 

 

Calvin 把所有決定也交給Cody 身上,同時卻把責任也推到她身上。兩人分手的導火線來自一句熟悉的語調:「是妳說可以不戴套的。」

 

 

 

雖然Calvin 在自知說錯話後,千方百計地希望補救。可是,Cody 已經明白到不能一個沒有責任感的跟自己過一輩子。於是,分手成了定局。

 

 

Cody 以為把話說得明明白白,即使日後做不成密友,也能好來好去。但偏偏Calvin卻像個怨婦一樣,總是以退為進。

 

 

「我不能當妳一輩子的朋友,因為當我見到妳時,就會想起我仍愛妳。」
「那就不如不見吧!」
「這不是太殘忍了嗎?當初妳痛苦時,我一直在妳身邊。如今,妳卻拋下我。」
「那你說能怎樣?」
「我不知道。不是妳說分手嗎?」
「分手就是分開的意思,你管你的,我管我的。」
「那就連朋友也不是,對嗎?明明妳說最起碼我們能做朋友的。」
「但是你說見到我會難受。」
「不。我只是說當見到妳時,就仍然會愛妳。」
「那不就一樣嗎?你說可以怎麼?」
「我也不知道。讓我繼續愛妳,即使不是妳男朋友也可以。」

 

 

如果認識不夠深,大概不少人會被Calvin感動。可是,Cody 實在太清楚這個的想法,他只是想以的言辭來掩飾不負責任及貪婪。

 

 

「你是想繼續說愛我,還是只想得閒做愛?」
「什麼形式也可以。」

 

 

Cody失望到極點,不停自問為何當初會愛上一個連示愛也省卻的?她把這份怨氣化成憤怒,送了Calvin 一個掌印作為一段情的紀念。

 

 

不致命,以去掩飾賴皮的才攞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