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盲信網絡農場的女人

800

在冰冰的停屍間內,站著兩男一女。兩個男人因為衣著關係,看起來就是一對相反詞。他們都穿上西服,一個全黑,一個全白。黑的那位以馬車夫結繫上領帶,一派正經學院的風格。白的那位用一串白色羽毛包圍著鬆開的後領,配上一張嬉皮笑臉。

 

「這位女士,清醒了一點嗎?」黑衣男問。
「……」女人口齒不清,而且眼神散渙。
「我們要確認你的名字才可工作的。你是Jenna,程小姐嗎?」

 

女人一直低下頭,空氣中除了沉默之外,就只有冷氣吹風口傳來的聲音。

 

「喂!你開聲答一句,很難嗎?」白衣男欠缺耐性地問:「連自己的名字也沒信心,真枉你做了二十六年四個月人。」
「算了吧!要是她有點信心,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黑衣男說。
「這個年頭,特別多這種為情所困的蠢人。」
「小心你的言詞。我們只是執行,沒有批評的資格。」

 

「我不明白……」女人突然開口。
「你是不明白自身的處境嗎?也難怪,吃了幾十粒安眠藥的人,怎可能一時三刻就清醒過來。」白衣男只是嘲諷,並沒有提供答案。
「你已經死了。」黑衣男說。
「不。我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只是,我不明白自己錯在哪裡。」

 

女人首次望向兩人,眼神倒是可憐得很。

 

 

「程子君,英文名Jenna。未婚,無子女。一生沒有犯下什麼大錯,除了遺下父母,未盡孝道之外……」
「最錯就是誤信。」未待黑衣男,白的就已經搶著說。
「我說過,我們的職責只是執行。」
「管他吧!」白衣男繞到黑衣男身後,一手搭在他的膊頭,湊到他的耳邊說:「反正那個老傢伙不會在意,讓我找點樂趣,好嗎?」
「我對你的變態興趣沒有意見,我只想盡快完成工作。」

 

 

白衣男沒有理會黑衣男的反對,輕拍了他背脊一下後,就走到Jenna面前。

 

 

「你想知道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明明已很努力,但最後他……都是離開我。」
「你努力過?」白衣男大笑起來:「你連對方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何來努力了解過他。」
「我有!男人不是要空間嗎?所以,我才沒有問長問短。」
「對!但誰告訢你空間要多大?」
「哪知道!就是那篇幾萬人轉載的『男人其實很簡單』說不要主動找男人,讓他在需要你時才當避風港的。」
「幾萬人?」白衣男再次大笑起來。「才幾萬人認同就是真理嗎?你可知每個男人性格都不同,他是需要人關心的。」
「他以為我亂發脾氣就算了,但他卻有第三者。」
「錯了。那個男人根本沒有第三者。」
「不可能。明明『偷情者十大特徵』內,他中了當中六個:無故不接我電話、下載了交友程式、又刪除了通訊紀錄……」
「等等!」

 

白衣男在空中一揮手,就出現了一個手機版面,情況就如科幻電影般。

 

「這就是你男友的電話,認得嗎?」

 

見Jenna 點頭,白衣男一邊隔空按鍵,一邊說:「你男友下載交友軟件是因為另一個女人,但她不是第三者,而是一個身處在網絡管制國家的客人。Well, see it!All are business.」

 

「那為何要刪除所有紀錄?」
「再看看那軟件更新日期吧!剛巧那個白痴在backup時錯誤地刪了紀錄。至於不接你電話嘛?因為人家正在開會。」

 

女人呆呆地望著畫面出神。當中劃過她跟男人起初的甜言蜜語,也有後來叫人心傷的長篇爭論。

 

「就是這樣簡單?」

「有多複雜?不要以為我們不懂與時並進。」
「那他為何不會每天打電話來跟我說早晨?!他一起床,第一個想的卻不是我!」
「不想你,也不代表會想別人的。」
「但明明那篇『嫁給一個每天跟你說早安的男朋友』……」
「在你多次沒有理由地疑神疑鬼下,誰還有心情去找你呢?而且,你男友遲起床,每天趕出門,你不知道嗎?你太信那些content farm 的胡言亂語了。」

「我信錯了嗎?我信錯了嗎?我信錯了嗎?」

 

 

「我要殺了那些胡說八道的人!殺!」
「出事了!」

 

黑衣男及白衣男一同出手,快速地分別用一根指頭按著Jenna的額頭,令她動彈不得。

 

 

「愚昧的凡人,竟敢在我兩面前逞兇。」白衣男輕鬆地說。
「放開我。我要殺了那些人,讓他們不要再害人!」女人痛苦地掙扎。
「停!」白衣男說:「要怪就怪你自己!你太沒自信,把人家的參考當成天書。」
「參考?」
「對!如果愛情有標準,就沒有人會分手,也不必用心經營。正正因為沒有重複,所以這才是人世間最大的樂趣及痛苦。而你卻只懂看著人家的後塵,當成金科玉律,一生就枉過了!」

 

 

包圍著女人身邊的紅光慢慢消失,之後轉歸沉默。

 

 

「你覺悟了嗎?」黑衣男問。
「嗯。」
「那好。請你牽著我的手吧!」Jenna 照辦,黑衣男續說:「捉緊我吧!在永生的世界學習放下,並了解我們的名字—無常。」

 

 

在Jenna 及黑白無常消失於房間之際,黑無常還是忍不住埋怨白無常。

 

 

「你太多口水了。」
「So?又沒有向你噴。」
「你敢?」
「走吧!」

 

 

網絡內容農場(content farm)提供的永遠不是真理,最多只是個別意見。有的為了吸晴,改變了原作者的題目,刪了前文後理;有的索性把故事斬件偷出來,當作專業心理分析。但這些網絡文章卻往往因垂手可得之便,吸引無數渴望了解愛情的無知少女視為愛情靈藥。

 

 

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她們不懂分析消化,愈狼吞虎噬就愈饑餓,再慢慢中毒。

 

 

愛情永遠要透過自己體驗,靠自信及信任來理解。否則,只會在一堆無關的意見前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