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顆平常心拍拖

新聞報導的紛爭、公司內外的競爭,還有回家途中的擠擁,統統在打開家門後被一陣茶香味掩蓋。
「很香呢?」
Macy 隨意把手袋拋在沙發上,自己也一拼軟弱地躺下。接著,男人溫柔地遞上一杯茶。之後,他獨個兒走進廚房繼續他的「工作」。
「今晚吃什麼?」
「等一下就知道了。妳先去洗澡吧!」
男人是從事創作的,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忙起來,可以三天不回家;說忙便忙,話走就走。但在完成工作以後,就可以經常待在家中。Macy走進浴室,期望清水能沖走身體的疲勞。突然,即使隔著門,她也能感受到另一種香氣,是肉燥飯嗎?對了!但又有點酸甜味夾雜其中,或許還有另一道菜。
Macy洗澡過後,就徑自坐在飯桌前,等待她的專屬廚師送上晚餐。
「今天辛苦嗎?」
「還是老樣子。」
「嗯。」
男人送上一個溫柔的微笑。
曾經,Macy每日也會跟男人談論工作上的事。她雖然身處中層位置,在自己的專業上實在不容外行人插話的空間。可是,男人對於人事上的分析卻相當獨到。畢竟他是創作的,日常的工作就是考慮不同角色的性格,思考他們的互動後,再寫成故事。
不過,Macy 有一次很氣憤的經歷。自此之後,她就不再跟男人談了。因為實在只有啞口無言……
「其實妳只要不上心,反而就更易處理。」
「我明你的意思,但實在心難下。」
「有氣卻無力,最終只有自己心煩。而且,那不過是一份工作。」
「我明,我真的明白!你不要一味微笑著說,好嗎?看起來,我像個傻瓜。」
之後一段日子,Macy 每次見到男人的微笑,就會幻想對方是否在取笑自己。可是,當日子久了,她才發現彷彿外間的混沌,原來丁點也沾不上他。Macy 懷疑到底是他不想接觸這個世界,還是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你呢?有新的工作嗎?」
「本來是有的,但不想寫那種題材。錢不能賺盡,就留給其他人吧!」
「你不是不賺盡,簡直是窮呀!」
這句是Macy的真心話,曾經那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兩人初在一起時,Macy 被男人的才情吸引,也為了突如其來的金句式對話著迷。可是,當Macy 在職場打滾的日子久了,他們就無可避免要考慮收入問題。
男人的收入不穩定,每年收入算起來跟Macy也差不多。可是,他就是戒不掉瘋狂買無謂東西的習慣。而且,在經濟環境仍大好的幾年前,Macy的bonus 及投資收入是嚇人地多的。
Macy 跟閨蜜姐妹無所不談……
「你的男人好是好,可是太不可靠了。早晚,你會反過來養他嗎?」
「放心!他是有才華的。」
「也是。但終日把興趣當作生活的男人已夠可悲了;把職業當作興趣的男人只會窮得可怕。」
說實在的,Macy 本來很介意,特別是男人似乎連買樓的首期也沒有。Macy年紀不輕,沒有港女般的重利。可是,成熟的女人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他真的可以成為自己的依靠嗎?
結果,經濟衰退讓Macy不少姐妹及她們的男人損手。唯獨那個沒有任何投資的男人,反而像身處在那場海嘯的上空中,只是遠觀一切……
「不求大富,就不會大窮。夠用,就是足夠的意思。」
感情上,這個男人也曾讓Macy不滿。不是男人對她不好,而是好得像是什麼也不著緊自己。有一晚,Macy的舊友結婚。席間,她重遇了當年的舊愛。出於禮貌,對方送她回家。之後,也曾多次打電話找她,大有重拾舊歡的企圖。但男人好像半點危機感也沒有,於是……
「你不想知道我最近跟誰聯絡嗎?」
「妳有自己的分寸吧!」
「如果我說那個是男人呢?」
「那有問題嗎?任何人的朋友,不是男的,就是女的。如果妳要對不起我的話,那就是你的損失了。」
「這麼有自信嗎?少有!」
「不。只是如果妳連一個全心相信自己的男人也欺騙,那不是對不起自己良心嗎?」
Macy這才驚覺男人對自己的信任程度,同時也為過往的無理挑剔而自責。那一刻,Macy才記起那個男人曾說過,在他未從事創作前,是一間跨國企業的區域副總經理;在上一次經濟大跌時,他不只輸了身家,也負了三年債;在與Macy 前的那段感情,是因誤會而結束,更差點因自殺而失去生命。
「吃飯了嗎?我去收拾一下。」
「不如讓我來吧!」
「妳休息就好了。」
一個擁有的男人,不是因為他不著緊,只因他曾有過顛簸的經歷。除了在生活上有一點小堅持外,不會計較起跌升降。
雖然沒有激情,也失去浪漫,但平凡又如何?妳已在他生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