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我(上)

我沒有去刻意去統計過身邊的朋友們有沒有這種經驗,但自己從小到大和卻特別有緣。
十幾歲時弄傷腳住了一個多月醫院,我是病房中年紀最輕的病人,喜歡坐著輪椅玩花式,們都一定叫得出我的名字。當時很多同學朋友都會帶我最愛的朱古力來探我,其中一位主診也很愛吃,所以我常常借花敬佛,久而久之我叫他做「朱古力」。印象中他有點年紀,其貌不揚,但非常細心、友善,對我又特別好。之後我每次回去覆診也會記得帶點朱古力請他吃,總之一見著他就非常開心,連媽媽也忍不住問我是不是暗戀上他了。可是當年腦筍也未生埋,只能說大概從那時起便種下了「情意結」。
這個情意結導致本人特別容易被吸引;曾經交過幾個男朋友也是,雖然很不好意思承認,但也曾對某幾位結識過及求診過的念念不忘,(當然只限宅心仁厚的那一群)。我只能說,無論是人醫或獸醫,當你或家人甚至寵物很不舒服及萬念俱灰時,突然有一位天使穿著最高尚的制服向你伸出援手,那是多麼惹人熱淚盈眶的感動。如果他還有幾分英俊瀟灑,對你噓寒問暖及關心你最近吃了什麼,有沒有喝夠水,你更會覺得他一定比你現任男友更嫁得過。
最近因為腳的舊患去做復健,看了幾個流水式作業手法一般的大叔,意興闌珊之下竟然突然意外遇到一位高大威猛顏值破表並操著一口英國口音的Sports Doctor。他第一件事便是捉我入病房幫我按腳消腫,之後更落手落腳扶我做運動。每次表現得好,他還以最陽光最溫暖的笑容去鼓勵我,務求讓我剛好點的腳又再站不穩。第一次診後還主動留下私人電話叫我有什麼問題隨時煩他。雖然這裡診金真的很不便宜,但現在我每周最期待的節目就是去做復健,30多歲竟然還像小粉絲一樣每次在候診室等待接見時已經開始心律不整。長此下去我擔心腳好了之後會爆發心臟病。
雖然小女子有點花痴,不過其實也深明理想和現實往往嚴重不附這個道理,尤其自己曾身受其害,和拍拖或生活在一起,有時會比生病更難受。下回不得不分享幾個發生在自己及朋友身上的非常意想不到案例,保證讓大家哭笑不得。
「留醫 在你的臂內療傷 治理這深刻的創傷
事實或是心窩脆弱 還是已經沒救藥 
請你暫借 這裡或令我覺得溫暖 」– 《與我》~ 鄭秀文
圖片來源:Doctor Mike@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