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之前

女孩說,他最後還是跟她分手了。
 
已經一個月沒見面,每晚一個例行的訊息,把這段關係像吊鹽水般維持著,我以為維持著還好,算是給你多一點時間就會好。
 
你說你每天都很累,你說你每天都很忙,你說你每天的壓力都很大,所以我都不敢去打擾,訊息不敢發,電話不敢撥,到最後,每晚收到你一個訊息,然後我就回你一個訊息,你不讀不回,二十四小時後,我才收到一個意思一樣的訊息,這算是回覆嗎?還是只像機械般發送而已?
 
我好想跟你溝通,好想好想,我思前想後了好幾晚,決定發一個訊息給你,想跟你在電話裡好好聊一次,可是,你依然是不讀不回,那好吧,我等你忙碌完以後打給你吧。
 
都接近深夜了,我打給你,電話都接通了,聽見你的聲音,怎麼你旁邊好像有人?你叫我等等,然後靜音了電話,你旁邊的人是誰?為什麼不能給我聽?為什麼你好像每時每刻都在忙,但你忙的事永遠都不是我。
 
好了,我怕打擾你,所以我直奔到主題好了。
 
然後你說你好累,不想談,算我不識相好了,我還是要堅持跟你解決這問題,終於,你跟我說你沒時間,也沒精神再跟我拍拖了,不想白天苦惱工作,晚上苦惱,你說,若繼續在一起,只會拖累我也拖累你。
 
我聽不懂。
 
我聽見我讓你選,要我等,還是真的要分開?
 
我以為你會選擇等,可是,原來你急不及待地選擇分開了。
 
我不明白啊,都已經一個月沒有見,怎麼你真的一點也沒有想我?想與你好好溝通一遍,但你沒理會,也不想理會,還嫌我提出你口中的感情問題。
 
我想講你知,我好想你叫我等,我實在很不捨得你,但你卻開始發脾氣了,說你很累,不想再聊了。
 
電話終於都掛線了,而這段吊著鹽水的,終於都不治了。
 
//「不捨得望你一雙眼睛  才特意喝酒輕鬆的説笑 逃離宿命」
P.S.湯駿業詞,T-ma曲,陳柏宇《之前》,我近來喜歡聽的歌,也用來送給這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