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情人劫。

又到,我想起了一個朋友Kiko(化名),我與她關係不錯但只是普通朋友,她是我兒時好友的髮小,大家識於少年時,但我們不會私底下見面,大家明白那種關係吧。失散了近十年,偶然重遇,然後大伙相約在鯉景灣下午茶聚舊。大家都變了,不同的是我變成了一位玄學家,Kiko依然美麗動人,但已經挽著愛瑪士開瑪莎了,兩隻馬的價錢都很貴,但彼此相差了十個馬鼻。
 
「哇!彈起左啦!」K:「邊有呀!浮雲黎既姐!」她還是一樣操著少年時的口頭禪,大家一伙說說笑時間很快就過了,離開時她悄悄地拉我到一旁說:「你現在幫人看風水算命?找一天再出來我們慢慢聊。」
 
兩天後Kiko便約了我到辦公室見面,寒暄一下,我馬上打開手機的奇門程式開盤,心裡也急著看看她到底有什麼奇遇飛黃騰達,還趕不及批算她的經歷,她就馬上問道:「我現在的男朋友好嗎,可不可以結婚?」這恍忽已暗示了我那好奇的答案。
 
因為大家都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我沒有在言語上修飾,本能地依書直說:「你們二者年命相沖,緣份不重,長遠對你並不好。」很多時鐵口直斷,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這次亦一樣。
 
「阿大師,你係咪傻X左?」今次換來了一句狠話,X是什麼字各看倌可任意填上。
「我開的車,揹的包都是我男友給的,他還給我買了房子。」
 
當我再低頭看看奇門命盤,真的找不到令我鼓勵這段感情的理由,在奇門的世界裡,二人相沖是很欠緣分的格局⋯…我不禁充再補一句:「這男的會走。」奇門遁甲這次硬著陸於故人心坎,緊接著的是一份蕭煞無語的dead air。
 
因有代表財星的「生門」會照,我勸說不如利用他目前對你的支持,做點生意令自己自立起來吧,但換來諸多推塘的藉口,其實Kiko是中了一種資本主義下的美女都市病非典型廢炎,再多說也沒用。
 
後來的這一兩年間,從網上照片看到富大代男友對她很好,給了她很多,吃最好穿最好的,去了很多次歐洲杜拜遊,找名攝影師拍婚紗相,還送了她一個兒子,唯獨欠了一個名份,一個家,實情是豪門夢碎,繼續帶著孩子,卻當著情人,雖然每天都過著一樣的生活,節與劫在普通話是同音字,在別人眼中是,但其實這是一個情人劫。
 
再過了約一年多,從朋友口中得知,富大代負心地棄子而去,找著了竹門,與國企千金結婚對了起來,最後每月幾十萬的水喉制水,連孩子也不認,拋下了一句:「孩子可以歸我,但如果他跟你,我一分錢也不會給你。」非典型廢炎病入膏盲,到了末期。
 
後來她有再找我開盤問前程,我勸她拔掉爛船最後的幾根釘,找你擅長,有興趣的門路做生意吧,畢竟現實中婦憑夫貴的饒幸已經難以再圖,其實我再說的也不過是數年前那番話,但只有夢醒了,說話才可聽入耳,賣馬莎,落地行,Kiko現在反而幹出了不錯的美容事業,雖然無奈多了一個沒爸的孩子,多了一份稀虛,但日子還過得尚算不錯;其實當女人如果什麼都倚靠男人,即使他給你再多的錢,但套牢他的本錢其實會不知不覺地失去,除非你真的是公主命。
剛剛在she.com發佈了2016生肖感情,如果想了解更多工作、人事、錢財運程,請下載2016奇門遁甲猴年運程,已經出到第四年,今年繼續係免費free app!更有面相學教程,助你觀相知人!
奇門遁甲猴年運程 download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