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然學不懂憎你

若然我學不懂憎你,我根本就離不開你。
 
我不明白,為何我那麼用心去愛你,卻換來如此慘淡的局面,我明明待你不算差,但你竟如此狠心的對我,原來我對你來說,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嗎?就連我要走了,都換不來你一句的挽留。
 
真可笑,你是我所愛的人,我不應該去憎你,但愛過不代表不會恨,只有去恨你,我才能減輕一點痛,若然我繼續維持愛你的狀態,痛楚的感覺不會減。
 
我愛的人不再愛我了,那滋味一點也不好受,你或許不會明白,因為你永遠都處身被愛的位置。
 
我開始回想跟你之間的事情,想找出錯的位置,想告訴自己其實錯在哪,好讓我甘心接受這結局,可是我找不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好,在苦思亂想很久以後,我終於找出了問題的所在。
 
問題是,你已經不再愛我。
 
你不再愛我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我意思指,我跟你的起初明明好好的,怎麼戀情變壞了我都沒察覺,如果那時候我能做多一點事情,又能否挽回這瀕死的
 
但我苦思了很久,我竟連你什麼時候開始不愛我,我也記不起來,那種從愛到不愛之間的變化好像是突然而至,到我察覺已為時已晚,當補救也補救不了。
 
試過一次、兩次、三次,我曾經以為對著你,我能夠有無限的耐性,等多久也不是問題,只要等到你回頭,與我重新愛一次,我都可以等。
 
可惜,這些「我以為」,原來都高估了我對你的耐性,終於都來到某一天,我知道我撐不下去了,我再不能裝作沒有事般與你相處,我知道這一次說要走,並不是想嚇嚇你,而是若然我不走,根本換不來你再一次的珍惜我。
 
可是都沒有了,這一次,你好像連挽留的力氣都節省了,我說我想走,你都沒有說什麼挽留,反而像鬆了一口氣,順勢促成這分手。
 
而我呢?依舊的那麼拖泥帶水,徘徊在愛你與不應該再愛你之間,然後我好像發現了一件事,若然我學不懂憎你,我根本就離不開你。
 
那麼就讓你成為我討厭的人吧。
 
或許有一天,你會從朋友口中知道我有多憎你。
 
沒有辦法,或許只有這樣子,才能讓我放開這一位我曾經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