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有過的家

我真的很害怕很討厭,當所有家居雜物被搬走後面對著家徒四璧真的很難受,就算有幸可以搬去更大更貴的豪宅,也無法取替原本的房子陪我走過的每一天每段路-—就好像本來很愛一個人,但為了各種原因不能繼續走下去,面前有一個新的高富帥等著你,也不怎能快樂起來。
的感覺某程度上和分手很類似,你會一直翻開以前的回憶,有些東西你捨不得丟棄,但最後也是要被逼選擇放手。到最後搬到空空如也時,再看著窗外的風景,心會突然的隱隱作痛,會徘徊在門外,放不下鑰匙,提不起腳步離開。然後突然某一天你經過舊址,會不經意跟別人提起,或對自己說,我曾住在這裡。(除非你住的是劏房,那可能就會頭也不回急不及待說分手) 。
更難過的是,如果你曾經和一個人在這間屋裡有很美好很難忘的回憶,而你是因為大家分手了,那種別離將會更淒慘。但城市人當中又有幾人可以從一而終地住在同一個地方一生一世呢?現實的各種無奈:加租、轉工、趕上車、子女的校網……當然亦有人純粹因想轉換環境而,總之,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小餐枱沙發雪櫃及兩份紅茶,溫馨光境只不過是借出的,到期就會被拿回。
可是流水才會不腐,變幻才是永恆,世界這麼小卻又那麼大,舊的不去新的不會來,去舊迎新有時需要很大的勇氣,雖然前境不一定是光明,但不嘗試離開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就未必能找到更好,生活便沒有機會變得更精彩,單身的朋友們在還未有家庭責任時多換換環境,享受有限自由自在的生活或者也是不錯的選擇——至少現在我唯有這樣安慰在正在的自己,我慶幸我沒有弄丟我的電腦,還可以繼續把這篇專欄寫下去,讓我不至於在最難過的一刻太寂寞。
我不知道是否很多住客都剛巧和我同一天租約期滿,樓下竟然停了四、五輛搬遷大貨車。我只知道幸福得來太難,停留亦太短暫,但起碼我們沒有停下腳步去尋找。我在此祝福自己及各位的朋友們能在生活的下一站找到更好及更適合自己的歸宿!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 就會一生一世嗎   又再惋惜有用嗎
請放下手裡那鎖匙 好嗎」  《囍帖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