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暫存處

「我在妳公司樓下等妳吧!」
「好的,但我最少要三十分鐘後才可下班。」
「沒關係。我可以等。」
倩兒放下電話後,趕忙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好讓傑不會等太久。拍拖三年,除了在追求她的時候會花時間去「等」外,就只有近幾星期才如此窩心。可是,她倆的關係原則上卻在倒數階段。一個月前,倩兒提出了分手。她忍受不了當銀行IT經理的傑沒有花時間在她身上,導火線是在她生日那天,因銀行轉新system 而突然發生意外,害她竟要一個人在餐廳等了三個小時。心淡了。意想不到的是傑的回覆:
「我們可以多等一個月才分手嗎?」
「為什麼?」
「分手也要緩衝期的,我不習慣沒有妳在身邊。而且,分手應該在雨天呢!」
「太老土啦!不如說要等一週最後那天。」
兩人就連分手也似乎欠缺了激情,跟他們的生活一樣。於是,倩兒答應了。「就先把你暫存起來,一個月為限吧!」說穿了,她也有點不捨,畢竟是一段浪漫了三年光陰的感情。
這一個月時間,傑在態度上的轉變是明顯的。每星期也會跟倩兒約會四次,其中兩次是平日下班後的晚飯……
「記得這間餐廳嗎?」
「怎會忘記?我們不是經常來嗎?」
「是的。可是,第一次約妳去吃飯的那一間卻暫停營業了。」
「金雀?那是第一次嗎?」
「那個晚上,妳要加班。於是,就去了附近的。其實,我當時緊張得要命。太平價的話,怕失禮;太貴價的話,意圖就太明顯了。我以為一間老店作開始的話,將來回憶起來也可重遊舊地。」
「可是,現在只剩下不太貴及貴得很,太難經營下去了。」
倩兒不時提醒自己只是把傑暫存,一個月後就會分手。所以,她語帶雙關,以近乎不近人情的方式來結束話題。
四次約會中,其中一次是上床。即使明知會分手,但倩兒也不太抗拒,因為這已是他們的習慣。傑在激烈過後,從後擁著倩兒……
「妳累了的話,就先睡吧!」
「你夠了嗎?真的不用再來多次?」
「我也要點時間回氣的。」
「是嗎?從前的你可不是這樣子的,總是不滿足似的。或者,你已經厭了,感到不再新鮮。」
「不是的。只是工作實在太忙,所以睡眠不足就……」
「算了。已沒有什麼關係。睡吧!」
倩兒不是懷疑傑對性的渴求,因為從前即使他忙得沒有時間跟她約會,也必定一星期做一次愛。這使她覺得自己變成一件洩慾的工具,而不是一個女朋友。要是在明知分手時,還主動要求做愛,不是太便宜了他嗎?
一個星期最重點的約會就是去他們值得紀念的地方,今晚,傑帶了倩兒到山頂。幾年前的那個晚上,他說有重要說話要跟倩兒說。起初,她還以為是什麼大事。但當登上纜車一刻,他的用意就已經被猜到了。
今晚,正好是一個月為限的最後一晚。兩人吃過晚飯後,來到能飽覽維港兩岸夜景的老襯亭……
「為何帶我來這裡?」
「這裡是我們開始的地方。」
「也是結束的地方,對嗎?」
「對。」
什麼?「對」?倩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個月來,他不是很用心地補救嗎?為何在最後一刻放棄?要放棄的話,幹嘛要如此浪漫?難道在這段短時間內,他認識了其他女人嗎?
萬千的問號在倩兒腦內旋轉,這個思想的旋渦摧毀了她的信心,幾乎讓她站不穩,也逼出了兩行眼淚。
「一個月了,我用盡所有時間希望大家可找回當初的感覺。可是,原來妳已不懂欣賞。晚餐的地點其實半點也不重要,我只想尋回一起吃飯時有講有笑的氣氛;上床也不是為了做愛,而是希望可以整晚相擁;紀念的地方總會拆卸的,面目全非的是背景,兩個人甜蜜的畫面才是主角。」
「我……」
「對不起,妳的冷言冷語也太厲害了。我這個暫存就到此為止。」
一個月前,倩兒見傑帶點哀求的眼神,自信滿滿地想借機教訓這個一下。
一個月後,傑轉身就離開了,沒有半次回頭。在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倩兒的信心及情緒也崩潰了。
男女感情從來不能以一份合約來暫存,只有抱著永恆的信念去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