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房王

正所謂香港山多平地少,以人多擠逼聞名天下,生活空間少,性生活空間更少,要不然近年又怎會出現熱爆網絡的殘廁gathering和巴士站動作片。不想因為打游擊戰而成為網絡紅人的男女,唯一的出路就是上時鐘酒店。上世紀八十年代「開房」是男人和情婦偷食時的專利,但時至今日廿一世紀的香港此舉已經成為一眾二十出頭sexually active男女的生活習慣。外號亦由「開房」演變成「」。而上兩星期我就在銅鑼灣店遇上了王,Phil。
Phil看上去斯斯文文,一身恤衫西褲打扮,好明顯是剛剛收工過來。閒談之間,Phil透露約了SP兩個鐘頭後去,但女方要加班,所以他先來買些必需品 - Condom。難怪他看起來氣定神閒,看看東,看看西,和一般男性購物的速度有極大的分別。
好奇又老土的我就問:「你平時通常會去哪兒「開房」?」「啊!百佳、維記囉……你呢?」Phil問。我?老老實實,我自問只是開過一次房,而那一次什麼都沒有爆過……「其實我沒有什麼「」經驗……只去過一次維多利亞……」我答。
「維記抵啊!但它們的床實在太矮了!局限了某些姿勢做不到!」Phil開始抱怨。隨後他像在Open Rice寫食評一樣和我分析了各大熱點的優劣,上至房間供應量,下至床褥軟硬度,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他愛百佳維記方便就腳,但討厭一對對男女站在門口等房時的尷尬。他愛九龍塘的按摩浴池鴛鴦戲水,但討厭開車入到去已經「冇哂mood」的失落。他愛入住酒店的高床軟枕,但討厭一定要提早預訂不能滿足他即興的衝動。
「那你的最愛是?」我問。
「老實說,在110樓高的五星級酒店對著會展做愛我試過,深水埗劏房我試過,甚至重慶大廈上面一打開門就對著床,床對著廁所的超迷你棺材房我都試過,但我最!最!最!鍾意的都是專門給人的時鐘酒店,雖然基本上都沒什麼服務質素可言,但當你由櫃台沿著走廊尋找房號時,你會聽到每間房都傳出一浪接一浪的叫聲,有高音、低音、女的、男的,那種聲效就好似置身於環迥立體聲的AV場境,對我來說經過走廊的那幾分鐘就已經是最「正」的前戲,這種官能上的刺激就算自己家裡有地方做都享受不到!」
當我以為大部份人「」是因為香港房屋問題嚴重的時候,竟然遇上了這位「屋企有位都唔做,係要去時鐘酒店做」的青年才俊。別人眼中的土地問題,對於他來說,竟然是一場前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