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脫衣舞女郎的一夜情(上)

那年我18歲生日,沒戴表,不過有時間,有時間和一班男性豬朋狗友半夜去strip club慶祝生日
一行六人,個個都20出頭,就只有我是一個剛過午夜12時滿18歲的女生。18歲的我只拍過兩三次拖,對象都是男性,從未跟女性有過任何親密接觸,直到那晚遇到當孃的她。
漆黑中開車近一小時,我們終於來到這間位於高速公路旁邊的strip club。在門外被黑黑實實的Bouncer查過ID,放下20美金入場費後,我們就推門入內。
在門口一眼望過去就會看到最前方有個Bling Bling閃亮的舞台,台左有個「大波」的白人女生穿著流蘇比堅尼在鋼管前扭動,台右有一個「大籮」黑人女生躺在地上扭動屁股,和台前為數不少的叔輩們作近距離接觸。而一身蜜糖色肌膚,一頭啡色曲髮,穿著金黃色比堅尼,再加上有半分似Megan Fox的她就站在舞台中間。做得孃,她當然和「大波」、「大籮」一樣都有非常出眾的身材。但她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她對那些拿著一疊一蚊紙幣就以為自己是皇帝的台下之臣通通都不屑一顧,她每一個舞步都像在跳給自己看,完全沒有要討好任何人的意思,自娛多於娛人。
當我還沈迷於眼前這個景象時,豬朋狗友們都已經四散,有些即時跑到吧台,有兩個跑到舞台前湊熱鬧,另外的跑了去Lap Dance房門外排隊,剩下我,全場唯一的女性顧客,站在門前發呆。最後我找了一張距離門口最近,但又對著舞台正中央的一人梳化坐下,雙眼離不開她。
台上的她繼續自娛地跳舞,一個轉身,跳上鋼管轉了兩三圈,停下來,頭墜下,右手摸著纖幼的小腿,慢慢摸上大腿後,然後抬起頭,撥開曲髮向前望,一望竟然望著注視著她的我。那一瞬間,我全臉變得通紅,我「目及」女神但女神竟然「目及」我,真的除了臉紅,我都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隨後的五分鐘,她和我的眼神一直沒有分開過,她一路跳,一路望著我,就好似是在跳給我看一樣,感覺場內就只有她和我。直至音樂慢慢Fade Out,旁邊看似媽媽生的中年女士拍拍手,示意她們落場,才打斷了我們那五分鐘的「神交」。她和「大波」、「大籮」乖乖落台,換上另外三個女生。看著她們收拾台邊的物品,我以為我們那五分鐘的神交就這樣完結。沒想到,當「大波」和「大籮」準備回到後台時,她竟然向著我的方向慢慢走過來。
下星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