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煩夠了嗎?

1989年,電影「回到未來(第二集)」上映,把時空帶到2015年。那個時候,大家都憧憬著未來的科技:飛行滑板、自動風乾衣服、不用綁帶的球鞋……可是,如今種種卻未見出現,而時間機器也並未有發明。
樂賢失焦地望著電視機,任由年輕時仍未患上帕金森氏症的麥可‧J‧福克斯(Michael J. Fox)驚呼聲在廳中繞圈。或許他刻意把聽覺收起,否則也不會忽略是夜深人靜的時間。幸好,門鐘的響聲還是把他回神過來。他開門前一刻,抱有一絲期盼,會是她嗎?
「李生,現在已經兩點多了,可否把你的電視稍稍……」
「不好意思,我明白了。」
「晚安。」
門再度無情地關上一刻,電視屏幕切換成相片瀏覽模式,播放著一張張他跟海琪的合照。樂賢苦笑了一下,心想都已經離開兩個月了,怎可能是她呢?
廚房傳來陣陣的流水聲,或許是真的,也或許是回憶,但都已經不重要了,反正海琪的說話永遠會烙印在樂賢的腦海中。
「我要走了,之後就再沒有關係了。」
「妳愛上了其他男人,對嗎?」
「唉!」海琪輕嘆一口氣。「是否也都沒有關係了。」
「到底是誰?」
「我受夠了,再見。」
門徐徐地關上,那一刻,樂賢沒有不捨,只有不忿,又或者是不甘心。要是他及時追出去的話,或許就沒有今天的悔恨了。或許,能夠再回到更早前的時光。
「今晚太好了,可以整晚陪著我。」
「其實妳平日也可以到這裡過夜的,不一定要星期五、六。」
「不行啦!第二日要上班嘛。」
「那妳昨晚又跟那班人去吃飯?」
「飯總要吃的。我知你說什麼,又不是單獨約會,你不要亂想吧!」
「但那個男人不是都在嗎?他分明對妳有意。」
「我們一班朋友嘛。我只想著你,不會其他人上心的,好嗎?」
「那妳又去?」
「你夠了嗎?」
海琪明白再講無益,也不想浪費了難得的一晚,於是就採取了主動。她跨過樂賢的下身就坐上去,慢慢地引導樂賢進入他的身體,雙手按住他的胸膛,上下扭動。但正如文字形容一般平淡,樂賢沒有做出預期的反應,他還是心裡有氣。海琪為了吸引他,故意裝作投入誇張地呻吟起來。
在淡如水的性愛途中,樂賢突然粗暴地反身,一下子壓住海琪。熱吻雖然瘋狂,卻沒有一絲愛意,這方面女人的感覺確認超越五感。他的手在亂摸,不!應是抓緊她的乳房才對。下身全力熱衝刺,如同一頭蠻牛。海琪的呻吟聲比之前更激烈,卻只有痛,沒有快感。
那一晚,是他們最後一次做愛。
海琪的身體雖然得到滿足,但精神上卻是失望得到達絕望的地步。就是因為那一次,海琪才首次想過要離開樂賢。他的控制慾實在每日俱增,直到成為精神病的地步。從前的他還不止如此過份的。
「明天我會跟朋友去行山,你自己找節目好了。」
「又好。跟什麼人?幾多人去呀?」
「大學同學,四個人。」
「有男同學嗎?是否追過妳呢?」
「無呀!即使有,也是多年前的事了。」
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海琪愉快地跟一班同學郊遊,途中卻因為樂賢無所事事而經常打電話來。期間,一個好事的男同學卻半開玩笑地說了一句:「妳男友太似一個女人啦!」海琪已連忙掛線。可是,這句不恰當的說話卻傳到樂賢耳中。
海琪回來之後,樂賢質問起海琪:「那把聲音是誰來的。」
「只是同學戲言,不用在意。」
「妳認同他嗎?要是這樣的話,我介意。」
「那你想我怎樣?」
「不要再見他吧!」
「不要這樣霸道,好嗎?他們是一班朋友來的,你要我跟他們絕交,還是叫他們以後安排有他無我嗎?」
海琪最終口頭屈服了。但她覺得並沒有問題,所以日後也忘了避忌,卻又因Facebook的相片被樂賢發現了。自此以後,他們就經常為聚會的對象而爭拗。
起初,不可以單純地跟男性單獨約會;
漸漸,參加沒有女性的群體眾會也不滿;
最後,凡有男性的聚會也會吵起來。
「妳怎樣不體諒我的感受?」
「你感受就是感受,那我呢?你只是自私。」
怎可能不自私!難道要有第三者介入嗎?」
「蠻不講理,你根本就是不信我。」
「不如說妳想跟第二個男人。」
「你夠了沒有。」
海琪離開後,樂賢回顧整段感情。那一刻,就連他也驚訝為何自己有此改變。他發現原來海琪已佔據了他的內心,不想失去她。可是,海琪已不會回頭。
分手一個月後,悲傷而空虛的海琪接受了另一個男人的追求,公平地展開一段新戀情。昨晚,樂賢雖然還以為她早有預謀,卻仍忍著氣求她回頭。
「我們可以坐上時光機回到過去的關係嗎?從前我們有說不盡的話題,我懷念過去跟妳的日子。」
「已沒有意思了。我曾經一心一意愛你,但你卻只想把我困起來。再見了!」
男人都在拍拖時會變成操控狂嗎?
是的!兩個人拍拖,男人會慢慢地高估女友的吸引力。因為情感上已依賴了對方,所以害怕失去,但因為男人無謂的形象關係,往往不說出口。這個時候,他會以為全世界男人都對女友有意思,就算吳彥祖都會拋妻,張國榮也會下凡去追求她。
其實,只要男人認真地說一句:「永遠不要離開我,我不想失去妳。」
女人自會乖乖地顧慮男人的感受:「你不要花心才好。」
就此一句,足夠有餘了,時光機沒有出場的餘地;而且,無論現實及的世界中,根本就沒有時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