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親人

「Keith,你不如把我的故事寫出來吧。」自從在she.com寫love channel,開始接觸到這類奇怪的要求,這次是一個不難在你我身邊找到的故事。
 
Pan是我的好友,好幾年前因為好朋友的介紹下,透過奇門appointment認識了對方繼而熟絡了,他是一個海歸的帥哥,但有種感覺親切、見著令人舒服的特質,有幽默感而又不會令人有冷漠感,那時Pan有一個已經交了十幾年的女朋友Anna。
他們相識於高中時代,是對很匹配的情侶,Anna長著一雙劍眉星目,有幾分男兒氣,態度與氣質都是酷酷的,卻是一位美人,但anna給人感覺外冷內熱,與外向的Pan剛剛相反,十多年間二人離離合合,但一直都是男方過份,女方忍受,而且可以想像要的慘事,都在Anna身上發生了,但Pan是Anna的初戀,所以一直念念不忘,中間有分過手,又復合,劇情絕對是TVB式的老x土。
 
去年某一天Pan打電話給我,叫我到Anna家幫她看看風水。
 
「Keith,有什麼東西擺完可以分手,我不想再拖拉了,這狀態已經十幾年了……」是Pan叫我來,但你想我把他弄走,叫我情何以堪?
 
要解釋這種無奈,好像你是一位律師,新客人叫你去起訴介紹你來的人,在人情道義上一樣奇怪地不makes sense。
 
記得那時候我沒能給太多反應,隨手把玩著身旁的乾花讚美一下,嘗試扯開話題,然後Anna說道:「這是pan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送給我的花,也記不起是什麼時候送的,沒扔掉就把它造成乾花。」
其實他們倆不過只是一般裡的食屎久,屎撈人的故事,相信只要活了一些年頭,這種怨侶大家或許當過,就算沒當過的,身邊亦應該見過不少了,但我對乾花這一幕有很深的印象,產生了為這故事動筆的沖動。
 
有幾分男子氣的美女Anna,其實感情很細膩,而且重情重義,在今時今日的速食年代是絕對少有的極品,她一面決絕地在想著與Pan分手,卻一面望著那第一且唯一一束的花,花瓣上枯乾紋路彷彿是他倆在人生上交錯的痕跡,即使斷了養份,還是連綿不絕地交纏著,就像他們倆的寫照,從十幾歲愛到三十出頭,一字頭變了三字頭,沒有婚姻支撐著這十幾年間從少年變為成人的變化,其實總有人要當受害者的,根本沒什麼好怨恨,痛處在他倆提早了接受人生中難免要碰上的坎,就是從情人變作的時候,問題只是現在式還是過去式。
 
當情人一天不親密了,就會慢慢變成了,可是既然是,二人卻偏偏難以再親密起來,而這種空白的瀰漫,就是一種對彼此不自覺的慢性傷害,配上今天可以在彈指間背叛的時代,感情根本脆弱得很,不是應該被保護嗎?但人們偏偏在無心傷害,張柏芝曾說過一句很對的話,當你可以對他說我愛你時,記得要多點說,真的,人生是一個減法,請各位把握好還在愛你身邊人的時候。
  
 
Official URL: http://www.yunqz.com/
 
(為了保障當事人私隱,大部份故事背景、內容都經過改編及同意才會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