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在說反話

要有多大的巧合,才能讓我遇見你?若然有幸相遇,有幸走近,有幸相戀,這是得來不易的緣份,因為你是上天賜給我的一份大禮物。
 
可是,為什麼我們總是學不懂,連簡單到怎樣去珍惜這份禮物都學不懂,兩條本來不相關的平行線,有幸能走在一起,可知道花光了我們多少的運氣?
 
不知道,在一起後就忘記了,然後的惰性也出現了,因為走近了,所以忘記了怎保持相近的步速;因為相戀了,所以忘記了去更認識對方內心的世界;因為得到了,所以忘記了珍惜擁有了這個人的福氣。
 
我們忘記了需要包容,
 
我們忘記了需要遷就,
 
我們忘記了需要忍讓,
 
我們忘記了不只是吃喝玩樂,而是兩顆心靈的交流,就像收音機調校頻道般,本來或不相近,但逐點調校,逐刻修正,我們總能夠慢慢調對跟對方的頻道。
 
頻道對的時候,我們對話不會有誤會,相處不會有猜疑,偶有磨擦,但不傷真感情,這是我倆都力求的時間,只要我們還是真的愛著對方。
 
可是當頻道怎樣調也調不對呢?
 
親愛的,你明白這種苦嗎?有時候,我不是想生你氣,只是當我努力試過好幾遍去表達,你都總是不明白,或是聽見後,態度依舊,我就不得不跟你說
 
我說我很好,其實我是很不好;我說我沒事,其實我是很有事;我說我不介意,其實我是多麼多麼的介意;我說只有我錯,其實我是覺得你也有錯;我說我要走,其實是想你捉著我的手;
 
我說我不愛你了,其實我是多麼多麼想聽你說多一次「我愛你」。 
 
你明白嗎?
 
對不起,有時候我也搞不懂自己,只是我是多麼想留住你,可是在留住你的過程裡,我好像用錯了方法,與其說你錯,其實我也有錯,從來沒有人全對,也沒有人全錯,只看兩人能否願意為去包容,為去遷就,為去忍讓。
 
要有多大的巧合,才能讓我遇見你?
 
既然我能這麼幸運的遇見你,怎麼不好好去守護這份
 
你是上天賜給我的一份大禮物。
 
但願,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