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探

J很爽朗,一頭短髮,雖稱不上大美人,但總算長得標緻,加上率真的性格,令她異性緣甚佳。唯她沒有刻意跟別人曖昧,因她早有一位感情要好的男朋友。偏偏另一半去了澳洲深造一年,J本應很閒,但每星期總有兩、三晚一下班便回家,更甚少單獨約會男孩子。我今晚有幸進宮面見娘娘,純粹因為「澳洲旅遊達人」的虛名。她說晚上九時正離開。
「『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你明嗎?」她認真說。
「我有印象,這是聖經。怎麼了?終於知道自己快下地獄,現在臨急抱神腳?」我知道她沒有信仰。
「是咁的,我跟男朋友約好,每星期最少要『認真』視像兩次,而我們都盡量不單獨跟異性見面……我不是不信他,但有些事可免則免。」
「那你應該信不過自己吧。你相信他不會去抱鬼妹,但自己卻連朋友也不見,怕寂寞難耐去偷吃?那也是,你倆分隔異地,心理和生理都有需要。」我呷一口紅酒。
「才不﹗我很專一的,但我不想有任何差池……其實最近K經常約會我,我都婉拒了。可是他約我看我最喜歡的外國組合的演唱會,可是一票難求啊﹗我有點心動。」
K是我們的common Friend,一位有幾分靚仔、十分花心,和20位前度的設計師。well,看來這才是她找我的真正意圖。
「我該赴約嗎?」她啜著那杯mojito。
我呷一口紅酒,少頃﹕「最近我開始戒酒和多做運動,想重拾那消失的腹肌。很多時我但求喝一小杯過過口癮,但當酒精發揮作用,我便想再來一杯,接二連三,最後不單做不了運動,就連寫作都提不起勁。喝酒如約會,令你歡快,快感可壯膽,膽大了便樂於接受誘惑。『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畢竟凡人非上帝,人性脆弱,我們自制能力有限。但其實何需作繭自縛?我沒腹肌也能把妹。唯凡事有得必有失,it’s up to you。」我乾了杯。
她呆了兩秒﹕「妖﹗甚麼屁話?最討厭你這種偽文青……但我喜歡你的比喻,哈哈哈﹗噢,不談了,我要回家,你繼續在酒吧戒酒吧。」
「這麼趕幹嗎?」
她竟向我拋了個媚眼,嗲聲嗲氣的說﹕「唔……我很有需要啊,受不了,要回家找男人。」說罷便絕塵而去。
OMG﹗「有需要」的她原來這麼銷魂﹗然而定神過後我才發覺﹕「弊﹗她沒給錢,說好的AA制呢?」
well,我決定今晚用「視象」追債,其實我也很有「需要」(我指錢)。
《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及《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繼續熱賣。
歡迎來信 kennethwu66@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