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交換網站(下)

嘉儀繪形繪聲地把Edwin 的「身世」道出來,更離奇的是即使兩人初次見面,Edwin也好像對嘉儀所知甚詳;無論是工作、興趣、朋友,甚至生活習慣,他也好像知得一清二楚。
「你肯定Edwin 與Peter 不是一開始就認識,再由Peter告訴他嗎?」青怡半信半疑地問。
「沒可能。其他的不說,Peter一直見我如此落力,還以為我很享受用口幫他。我只是安慰自己施比受更有福!」
「你這個淫娃,第一晚就跟人做了嗎?」
「那原來就是既定節目嘛!而且,人家當晚很寂寞呢!」嘉儀向青怡挨近地撒嬌,讓青怡很吃不消:「你少來!」
嘉儀最後再向青怡說:「Peter 事後好像完全忘記了曾跟我一起過般,我跟他簡直是無痛分手。」
對青怡而言,唯一吸引她的就是「無痛分手」。曾經在無數個因爭拗而失望的晚上,她會反覆自問到底跟Roy的感情是否已淡得靜如止水呢?
無數電影情節也告訴我們,當一個人寂寞的時候胡亂出走,總是危險的。其實,網絡世界也一樣。青怡為了驅走落寞,打開了那張跟嘉儀臨分別前硬塞給她的傳單。
青怡一打開就看傻了眼。她差點想怒吼:那是什麼網址!既長又交雜著毫無意義的文字及數字,要是這是密碼的話,恐怕連職業特工隊也難解開。
經歷了三次錯誤鍵入後,好不容易終於登錄了。果然如嘉儀所說一樣,問題多得叫人頭暈。到了最後一條問題:「如果你肯保守秘密的話,你想換走現任男友嗎?」
當然答「是」吧!否則,為什麼要做這樣長的問卷呢?
完成後,青怡立即查看Roy的Facebook。非常失望地他倆不只還是「朋友」,更是「in a relationship」。為了進一步確定,她更致電Roy。
「有說話想講嗎?」Roy的冷淡彷彿譏笑她是自討苦吃。
「沒有。你呢?」青怡也不甘示弱。
「晚安。」
「嗯。拜拜!」
臭嘉儀!根本就是編故事來騙我!
那一晚,青怡睡得很差。她實在已分不清到底她是對Roy失望,還是對這段感情仍在而失望。可是,一覺醒來,世界就變了樣。不!那只是她跟Roy的世界變了。他不只unfriend 了,就連早上在公司碰面時打招呼,也變得陌生起來;「早晨」後再加上一個官式到不很的微笑。
青怡內心很是激動,就像被困多年的囚徒被告知即將獲得釋放了一樣。在午飯時,她還刻意再確認一次。
「沖咖啡嗎?」青怡在pantry問Roy。
「雖然我沒有加奶,也不會像茶吧!對了,你有奶嗎?」
這種自覺有趣,實為性騷擾的語帶雙關,在他倆一起前是經常出現的。但在幾次上床後,Roy好像連這種心思也不願花了。
「會計部那個新來的經理想追我。」青怡裝出羞澀的樣子。
「那就恭喜你了,現在男女比例差不多七百對一千了。」
「你不會呷醋嗎?」
「你是向我表白嗎?」
青怡笑了。原來只要兩個人是沒有血緣關係的話,分開竟如此容易,或許本來就應該原此容易。如今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候一個「新男友」出現。若按她要求的話,那個男人會在她指定的時間出現。
果然,就在青怡下班的時候,一個駕著電單車的男人已在公司樓下等待著她了。
「你就是……」
「阿怡,你今日太忙了嗎?連我也不記得嗎?我是妳的Danny。」
「對了。或許是太忙了。」
「不打緊。我們先去看電影吧!我已買了票,之後我們再去海邊,才慢慢聽妳訴苦。上車吧!」
青怡雀躍地跳上那輛「為我安排好節目,還肯耐心聽我分享生活」的電單車。在引擎發出吼叫聲前,她跟剛上來的Roy打了個照面,還交換了一個名叫「放下」的微笑。
在新鮮及浪漫的催化下,青怡當晚就跟那個「新男友」發生了關係。相對於Roy的一板一眼,青怡那晚終於享受到互相取悅的快感。
「這樣好嗎?還是剛剛會更深?」
「喜歡我吻下去嗎?看來還是這裡較敏感。」
「舒服嗎?還是想更粗魯一點?」
青怡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經驗,那些都是她一直想試的,卻又一直恥於開口。她慶幸自己在「問卷」把這種要求也寫下來;一個以滿足我為樂的男人。青怡在放任的呻吟聲中,以為自己找到快樂……
幾個月後,她開始不滿了。Danny 的任性讓她很沒安全感,同時在床上也太多說話了。於是,她又想到那個網址了。
既然心未靜,又何需掩飾心中的野性呢?
既然夜未深,又何必困鎖在孤獨晚上呢?
結果,兩年下來,青怡一次又一次地把男友交換出去。她並沒有出軌的嗜好,因為那不算是出軌;她每次決定都不會摻雜既有對象的比較。但如果把交往過的男人製成列表的話,每一次也算是升級了;無論外在條件或衣服下的功能,就像平常把電話trade-in時upgrade了一樣。
這除了代表青怡嘗過很多男人外,也意味著她再難回頭。青怡累積了很多經驗,卻積蓄不了半分感情。但她從不擔心,因為每一次只要不滿意,就可以到那個網站把男友換走。直到一日……
「聽說營業部的那個青怡前晚傻了,現在精神病院。」
「唉!我見她這兩年不停換男朋友,還以為她很爽呢!」
「有同事昨日探過她,只聽到她不停重複:為什麼不換給我?」
「換什麼?」
「天曉得。」
兩年前的某個深夜
Roy還未睡著,正思考應否回撥給青怡;他也自責剛剛的語氣太差了。可是,這個時候電郵的提示聲響起。
郵件是來自一個陌生的交友網站,Roy正奇怪為何可避開過濾軟件之際,但「100% for men」的標題卻吸引他的視線。然後,他驚訝地見到郵件說明青怡已向全世界男人發出求愛訊號。
Roy當然不會明白網站是透過她的IP及Facebook整合到大量資料及相片,再加上青怡輸入的資訊後,那無疑就可扮作自願地公開求隅了。
平日最不滿是「每有爭拗時,他從不讓我。」
床上最不滿是「重複動作三分鐘就射,悶爆。」
被如此公開怪責,那有男人會不動氣。可是,Roy怎也想不到那些資料,原本只有他才看得到的。因為網站每次只會配對一個合適的對象給「女性會員」。而在此之前,為了避免麻煩,網站也會向女人的男友問:
「你想換走這個隨時預備離開你的女友嗎?若是,只要你付出$1000及保守秘密,我們保證可配另一個女人給你。按經驗所得,一日內上床高達70%。
注意:她極可能已在一日之內跟其他男人上床。」
那個晚上,他的回答:「是」。
虛偽的網絡世界沒有神,只有利用心理賺錢的商人;
真正的從沒有捷徑,唯有體諒地不斷累積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