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留我,就請好好珍惜我

我,就請好好我,為什麼成功後,你許下的承諾就漸漸不見了?你不是答應過會改,你不是承諾過會變,然後請我再相信你一次?
 
我相信你多一次了,可是你怎麼要我失望多一次?是一個過程,人的那邊心會急,但被的那邊也不見得輕鬆,選擇走與留,本身是一個重要的決定,堅持走,一切就可劃上句號;選擇留,留下來的人則也有責任,因為是自己的決定,決定繼續受虐,自找的,怨不了人。
 
可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你,然後你一次又一次的令我失望。
 
你知道嗎?每一次當我倆能坦誠地相對,我都給你那一份誠懇的表情所感動,你說明白我有多難受,你說了解我有多介意,然後你說給你機會,以後不會再這樣子了。
 
老實說,每一次我都是100分的相信你,你知道嗎?100分的相信,是代表我完完全全深信你從此就改過,我說過請你關心我多一點,我說過請你專心愛我多一點,我說過請你不要再傷害我,你通通都聽見了,然後滿懷誠意的點頭。
 
結果呢?你仍然沒有多關心我,甚至越來越倒退;你仍然沒學會專心,我通常不在你焦點裡;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我,你說過不再的事情,不停的再發生。
 
你做不了的事情,我不會怪責,只能怨自己未有能力讓你改,可是你答應會改而永不會改的事情,為什麼要騙我?你可知道最痛不是你有這些缺點,而是你不斷給我假希望,每當假希望破滅,你又故態復萌的時候,我會怨自己為何那麼蠢,一次又一次給你捧上天,再重重摔落地。
 
然後我不能再忍受了,在瀕臨最底線之際,你又來牽一牽,又跟我說會改,請我不要走,用盡一切藉口淡化自己的錯誤,盼我大方一點別生氣。
 
你知道的,我就是敵不過你,你是唯一能令我心軟的人,可是心軟不代表能承受傷害,這是第幾次了?是你跟我坦誠了第幾次?可以告訴我這是最後的一次嗎?
 
我,就請好好我。
 
過數遍而沒有我的人,或許不值得我再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