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卡也有鬼牌

坊間一直流傳「」是男人的悲劇,只會淪為跑腿,最多也不過是失落時的傾訴對象。當然,收到的悲慘人物,大都不會惹人討厭。可是,一旦女人擁有可躺於胸膛的男人時,只是一張廢紙。
但馬小姐的卻不盡相同……
馬小姐是一個稍稍任性的女人,說是「稍稍」只因她確實具有任性的條件;家住向海獨立屋,養了四隻純種狗,剛好跟所擁有的房車數量一樣。自小就擁有進修、護膚及工作的良好條件,所以除了矮了點外,學歷與外貌俱佳。而且,只有二十六歲的馬小姐,已是家族企業的中,一間子公司的總經理。
「我聽說那個什麼集團的太子在追你呀!真的嗎?」朋友問。
「算是吧!不過,你也知道我不愛這種男人,總會花心的。」馬小姐回答。
「你不會又嘗試跟一個洗頭的一起吧!」
朋友不是歧視基層職業,因為馬小姐的朋友都是尋常百姓。
可是,馬小姐的情史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感染上世紀的「天若有情病」,之前幾位男友分別是洗頭師(馬小姐是這樣稱呼這個人稱「洗頭仔」的髮型師學徒)、酒吧酒保、貨車司機及自由寫作人(即無業)。
戀情的開始都是千篇一律,他們都是馬小姐朋友圈內的朋友,而且都是好人;有的在聚會時很會為人設想;有的會自製小食分給朋友;有的會千里迢迢去聽朋友的失戀告白,但他們起初都沒有對她有任何非份之想,因為價值觀及生活習慣相差太遠了。
童話故事有一個部份是最誠實的,就是只有王子才配得上公主。
偏偏馬小姐卻只嚮往故事中,最虛偽的浪漫部份,經常對的收集者由憐生愛。即使她已努力地收歛其嬌生慣養的個性,但也只是由女神變成偶像,離凡人仍有一段距離。結果,當然是分手收場。即使如此,馬小姐仍為升值了;對步兵而言,原來仍有調任砲兵及騎兵的機會。所以,馬小姐身邊的「好人」特別多……
「你不會打算跟Ronald開始嗎?」朋友問。
「其實他也不錯吧!」馬小姐甜絲絲地回應。
「大小姐,你之前已跟我們一班人中的兩個拍拖了。你每次分手後,我們聚會時又少一人。」
「我覺得Ronald是……」
「有分別嘛!我已經第聽過同一對白三次了。」
馬小姐對Ronald 有意思也情有可原,自從她跟前度分手後,Ronald 這個「好人」真的刻盡己任。雖然主動提出分手的是馬小姐,但……
她不用在情緒低落時找人陪,因為Ronald 不時會主動送上關心;
她不用在朋友聚會中怕尷尬,因為Ronald 會提醒前度是否出席;
她不用在大時大節感到寂寞,因為Ronald 總會預備節日小禮物。
馬小姐除了感動之外,也感激上天竟然有一個男人如此關心及了解她。Ronald彷彿能看穿她的心意;她寂寞時想去的地方、她擔心的問題、她喜歡的禮物……根本不用說出口。
「如果不是細心,還有其他原因嗎?」馬小姐跟朋友說。
「也是的。不過,這實在是細心得有點過份。他不會是跟蹤狂之類吧?」
朋友的擔心換來馬小姐大笑,更譏笑友人妄想過度。可是……半年後,馬小姐卻為自己的愚昧而苦笑。
「我今晚不去生日會了。」馬小姐向朋友說。
「什麼?今晚你是主角,蛋糕也訂了。而且,肯定你會喜歡到大叫。」朋友既驚且怒,任性也總有限度吧!
「是那個蛋糕盒面很精美的Butterfly Kisses嗎?」馬小姐冷冷的說:「他也真捨得花錢。」
「果然一估就中,Ronald 實在太知你心意了。」
「不。他不是估到,而是Alex 知道。」
Alex 正正是馬小姐那位當自由寫作人的前度,也跟Ronald 是同一群組的朋友。原來從兩人分手後,Alex一直也未能忘懷馬小姐……不!他只是回復到當日手持「」的狀態。為馬小姐驅走寂寞;為馬小姐悉心安排;送上馬小姐喜愛的小禮物,可是卻假手於另一個男人。
「shit!不過,他只是關心妳吧!」
「分手了也可關心吧!不用做這種小丑。」
「那Ronald……我們還以為他在追妳。」
「他只是一個懶好人!」
這種好人式的關心,在分手後變成一種憐憫,在的世界中更是一種侮辱。
卡主注定是世界中的輸家,不是因為他們太好,也不是因為女人們「唔識貨」,而是因為他們「根本唔識追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