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套穿了

「你病啊?」「你胃痛?」我們第一時間七咀八舌地問。 「尋晚飲大左?」「信了教?」「你沒事吧?」「我知!你有左!」Rebecca大叫。 
「喂!細聲點!Touch wood!Touch wood!」Rachel趕快摸摸木檯,然後用眼神示意我們靠近她,細聲地說:「我今日食左Plan B呀,噚晚個套穿左呀!」「哦……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吃了藥。」
「是誰啊?不會是那個Richard吧?」Stephanie問。
「Richard散了啦!這個拍了3個月……」Rachel答。「之前跟他做了幾次都沒事,但今次就穿了。」
「什麼牌子呀?不是消委會說100個入面有3、4個漏水那種吧?」Rebecca問。
「我怎會咁『cheap』呀,是日本大牌子!」Rachel強調。
「其實我都穿過!」Stephanie說。
「咁……我以前都試過……」Rebecca說。
明明是一個高級的飯局隨即變成八婆Sex Secrets聚會,大家爭相分享穿套經驗。
「你們怎樣用的?錯誤使用是有機會令破裂的……」職業病上身的我亦忍不住用上專業的口敏插咀。「打開時指甲有否勾到?是否長期放在銀包內?是否放太久過期?大小是否適合?……」
「那麼低級的錯誤我們怎會犯呀!」她們異口同聲說。
「所以才想不通……」Rachel補充。
經過一輪三姑六婆深入討論,加上本人少少專業知識和綜合更多店裏聽到的案例,我們似乎都找到最大的疑兇,就是「乾」! 乾是女人的天敵,我們怕皮膚乾,怕荷包乾,更怕感情生活乾,但萬萬都沒想到來到做愛我們都要對付「乾」。
也難怪的,雖然很堅韌,但有時陰道分泌物少了,上沒有足夠潤滑液,再加上男人不顧一切地出出入入,磨擦力大了,就會有機會穿了。要對付下體的「乾」和面部保養一樣,就是要保濕,只不過用的不是什麼神仙水,而是簡簡單單的一支潤滑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