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Lover

在繁忙的大都會中,除了一年只有幾日「大時大節」普天同慶外,能被稱為快樂的日子,一星期就只有一日,而那不公平的七分之一的機會是屬於的。所以那天,人們都會稱為「快樂的」(Happy Friday)。
Vina 每逢都會到Club A。她不特別喜歡喝酒,也不是愛好熱鬧。但在一星期忙碌過後,總是想找一個讓她放鬆的時間;找一個叫她不用思考的地方;找一個能灌溉溫柔的男人。
在那裡,Vina認識了Sam。
「今晚會到那裡嗎?」
「會。」
「一個人?」
「三個。」
「歡迎我嗎?」
「是妳的話,當然沒有問題。」
他們從沒有約定要見面,這個見了,不代表下一個會再見。但Vina 知道只要她開口,Sam 就會出現。
Club A是一間純喝酒的樓上酒吧,那裡沒有猜枚的拳手,也沒有舞池,只有一個小小的演唱台,供Live band 表演。另外,十多張半高椅背的圓形沙發,每張可坐六個人左右,彷如一個小包廂。很少人會在Club A喝啤酒,高價酒卻從不缺。大家也喝得很慢,慢得足夠讓酒精發酵出感情。
「Vina,這邊!」Sam比她早到,朋友們都已經來了。而Sam 很有風度地牽著她的手:「我來跟大家介紹,她是Vina。」
在某種場合,有些問題是禁忌來的,例如「他是你的女朋友嗎?」當然,這個世界總有不識時務的人,每當遇到這問題,他們總會以笑帶過。
喝酒期間,兩人會慢慢親密起來。
第一杯時,Vina會跟Sam 碰杯;
第三杯時,Vina會把手繞過Sam的手臂;
第六杯時,Vina已經把頭倚著Sam的膊頭;
第九杯時…
「還繼續嗎?還是找個地方休息?」
「你想要嗎?要就走吧!」
做愛從不是他們的常態,沒有必然,也不是目的……起碼Vina不覺得是。大概每三次見面左右,他們就會做一次。Vina已不記得第一次是怎樣發生的,但肯定不是酒後胡塗,是有意識之下發生的。
這一晚,他們一如既往到了酒店。說起來,Sam 有一點堅持是讓Vina感覺不錯的,就是他從不人會到時鐘酒店。即使只是睡幾個小時,他也會選四星以上的酒店,即時check in。
二人一輪纏綿後,Sam輕吻Vina的額角。Sam是一個會考慮女人感受的男人,完事後不會倒頭就睡,而是會輕擁著Vina,跟她甜言蜜語。
「妳知道嗎?每星期,我也會期待。但之後,又會是一整星期的失落。」
「少哄人。這種技倆,騙小妹妹還可以。用在我身上,可不行呢!」
「妳真的不考慮正式當我女朋友嗎?」
「一星期一晚,還不夠嗎?」
「我以為所有女人都希望有一個身份的。」
「我有。但正正因為不想你知道,才一星期見一次。夠神秘吧!」
Vina幾乎沒有向Sam透露過任何私人生活,她的職業、住址、學歷……通通都是一個謎;但她的身體、敏感帶及讓她賞心的溫柔,Sam卻一清二楚。
「但我們又不是那種easy relationship…」
「當然不是。我可不是如此隨便的。只是我不想有什麼承諾,太累人了。」
「我連妳的職業也不知道,妳其實不會是已婚嗎?」
「哈哈!何止已婚,還生了兩個小孩呢!」
「生了兩個,會如此緊嗎?」
Sam的手指又再不安份地挑釁Vina 的激情,而Vina也輕微地吟詠著起伏的樂章。
「那你呢?」
「什麼?」
「你……愛我嗎?」Vina馬上後悔了,立即更正:「不。你不用答我,我不想花時間在任何捆綁的關係。只要這樣就夠了。」
「這不是便宜了我嗎?每星期讓我食妳一次。」
「你少來!」Vina坐起來,一手按下Sam說:「誰食誰?想清楚吧!」
Vina為了證明自己的說話,低下頭開始吞噬Sam的熱情。她每一下吸吮也讓Sam差點忍不住爆發,然而這正是Vina覺得有趣之處。
「要這樣逞強嗎?」
「我才不怕……」
說時遲那時快,Vina加快了動作,除了口在忙外,手指也在他腰間亂摸。如此刺激下,Sam還是敗陣下來。Vina沒有馬上吐出口中的液體,反而半張開口好讓他看清楚戰利品,好像示威一樣。
Sam不會明白為何Vina如此好勝。因為他並不知道Vina的職業就是要勝出每一場仗——她是一位律師。
「昨晚滿足嗎?」翌日早上,Vina整理好衣服,問坐在床邊的Sam。
「嗯。妳呢?」Sam反問的同時,站起來從後把Vina抱著。
「You're wonderful!」
「又要等一星期後才見面嗎?」
「不想等的話,可以不等的。」
Vina早就勝劵在握,她知道Sam不會放棄跟她的「約會」。
生活如此繁忙,即使是情侶也未必可以每星期見面。承諾不是不重要,而是太重;重得不適合存在於沒有時間的都市。但人即使再忙碌,也總想享受溫柔的甜味。
Friday Lover 說穿了不是「愛」,只是剛好填補了所需的一點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