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男的夢

男人之間的閒聊,聰明的女人都會迴避。因為一班男人碰面,嘴就自然會「賤」起來。他們活像被囚多時的犯人,千般數落另一半的不是;長氣、管束、不打扮、失禮人前……應有盡有。看起來,男人的共同夢想就是讓消失,一班人去happy。
要是突然某兄弟的要離開香港數日,男人們都會立即舉杯慶祝,為兄弟高興得流下男兒淚。
賤男的表情幾乎都會告訴你:「I have a dream!」
然而,他們出奇地像是階級鬥爭中的輸家。
一年前的一個晚上,Paul 的革命在不費一兵一卒的情況下達成了。或許是消失來得太突然,所以一眾兄弟也來不及反應。
「我遇上交通意外,現在了。」Paul淡淡然地說出這個消息。
「兄弟,不要太……」
「放心好了,我不會玩得傾家蕩產的。」
「那……要是有什麼需要,隨便開聲吧!」
「現在就有需要了,乾杯!」
兄弟們都配合地暢飲,更有人即場提議去尋開心。可是,Paul卻似乎另有計劃……
柏林圍牆倒下,往後整整一個月的新聞報導也是前蘇聯國家的相關專題。Paul 的消息也在一個月後才被兄弟消化。
第一月個月,酒吧
「兄弟,還好嗎?」
「好得不行。不在家,現在每晚也在上網。又不會投訴我連食飯時間也在電話,從前她總以為我在識網友,煩死人!」
「那你現在可索性約砲了。」
第二個月,酒吧
「兄弟,生活如何?」
「好得很,現在愛看什麼電影也可以,玩具也任買了。想當日,我因為要看那套什麼文藝大悲劇而放棄了Marvel ,如今可看過夠。」
「那就好了,有點興趣也不錯。」
第四個月,酒吧
「兄弟,還可以嗎?」
「你試過一個男人去化妝品專柜嗎?那些年輕女sales 知道我愛保養,當然我樣子還算可以,她們不斷想flirt 我,真是重拾信心。」
「有收獲嗎?」
第六個月,酒吧
「兄弟,風流快活嗎?」
「何止!不知多少單身美女想跟閒聊,還想跟我約會,如今要她們排期呀!」
「爽死人!」
第九個月,酒吧
「兄弟,有何美事?」
「從前我不是想當作家嗎?如今有多餘時間,晚上可寫點東西放上網。人嘛,要有理想。從前真是行屍走肉。」
「真羨煞旁人,你的人生看來才剛開始。」
第十一個月,酒吧
「兄弟,幹嘛約我們出來?你還有時間嗎?」
「最近是忙了應付不同女人,但想約兄飲酒就約,不用像從前般如此多顧慮。但又差不多時間要走了。」
「又約了女人嗎?」
Paul 拋下一個曖昧的微笑就離開了酒店。
第十二個月,醫院
「妳的樣子還是沒變。」
他看了一整年facebook的相册,回想她的微笑。幸好她總是喜愛自拍,那些鬼馬的表情,讓他倆過往的生活片段仍歷歷在目。
「我已經把英雄電影全都看過了,真的有點厭。」
十一個月來的每個晚上,他也未能成眠,唯有麻木地播放著影碟。這時他才懷念她邊囉唆,邊陪他看英雄電影。
「妳知道嗎?原來那個品牌有特別版的。」
八個月前,他漫無目的地逛商場,見到太太一向用的化妝品,突然想到家中可能會有一些會過期,就逐支逐瓶地研究。如今,他可是半個專家了。
「你如果醒來的話,可能會嚇妳一跳。但千萬不要嫌棄我。」
半年前,他的樣子已憔悴得不似人形。朋友們都擔心得又是慰問,又是約會,恐怕他會做傻事。
「不過,妳不用擔心我會忘記妳。」
三個月前,他開始在網絡上記下所有跟太太的軼事,由相識到相戀,再由結婚到相處。他恐怕有一日,連自己也撐不住。因此,他想為這段情留下一個記錄。
「傻妹,妳再不醒來,我就要走了。」
上個月,他看到存款已降到一個危險的水平。但他仍節衣縮食,為求讓太太繼續住在私人病房。
這一晚,Paul仍舊跟之前365天一樣,到太太的病床前跟她跟她聊天。可是,他的眼皮已不能再張開,每天的淚水沒有為他帶來滋潤,反而掏空了他的心神。
男人之間的閒聊都會說另一半壞話,但都只是壞孩子般的反叛說話。可是,一旦「夢想成真」,卻是一場不能承受的惡夢。
「I have a dream……我只想妳醒來繼續管我,駡我……還有跟我回家。」
愈嘴賤的男人,當遇上真愛時,就愈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