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交換網站(上)

「如果你肯保守秘密的話,你想換走現任男友嗎?」
情侶間拍拖,爭拗總是少不了吧!日子久了,爭拗的次數多了,很多人就會覺得身邊的那個不再像過往般愛惜自己。這其實是一個簡單的數學題,假設爭拗是有一個固定機率,而影響發生次數的是相處時間的話;那相處時間多了,爭拗就必然多。
青怡跟男朋友一起兩年多,兩人最初都沉醉在熱戀當中,可是近日的每樣話題總會惹怒對方似的;大至結婚及買樓的時間表,小至選餐廳及電影的喜好,都會因對方想法不似預期而有爭拗。
「你也許只是欠缺一個分手的理由。」密友嘉儀毫不客氣地說。
「或許。但我年紀不輕了,總不能每次拍三、兩年拖就分手吧!」青怡表現得很苦惱。
「即是只要有新男朋友,你就會放棄Roy嗎?」
Roy 就是青怡的現任,他們是同事,也是情侶。
「那有這樣容易,畢竟日見夜見。還好我們未有同居。」
此時,嘉儀好像有口難言的樣子。作為多年好友,青怡一眼就看出她有所隱瞞。
「有話就說吧!」青怡也老實不客氣。
「妳還記得我跟Peter 突然分手,之後又很快跟Edwin開始嗎?」雖然房內只有兩人,但嘉儀仍刻意壓下聲線。這無疑就是一個秘密。「其實,我是跟人交換了男友。」
「什麼?那不是跟換妻一樣嗎?」
「不!不!不!我不是跟某人,而是把男友交換出去。」
青怡聽得一頭霧水,「」跟「男友交換」有什麼分別呢?嘉儀既然已打開了話題,也就索性一五一十把整個故事跟青怡分享。
原來當日嘉儀也對舊男友生厭,在一個原定開房的晚上,男友更因為加班工作而改期。嘉儀好不失望,但卻沒有放縱,就打算默默地回家便算。在回家途中,嘉儀定會經過一條寂靜的行人隧道。平常的夜晚,那條隧道人也不多,就連拉二胡的乞丐最近也轉移陣地。但偏偏在那一個晚上,嘉儀見到一個派傳單的男人。
嘉儀非常好奇,卻又本能地避開,因為那個男人實在太怪了。要是他滿身汗臭,或是衣衫不整還好,但那個男人反而穿上一身筆挺的西裝,還誇張地戴上禮服帽。嘉儀心想要不是電視台的整人節目,就是瘋子。
「拿一張看看吧!」男人禮貌地說。
「……」嘉儀想繞過他走開,可是男人的手跟他的身型一樣,長得可攔下她。
「小姐,你應該看一看的。」
男人以戴上白色禮服手套的手拿著傳單,遞到嘉儀面前。稍為俊秀的外表,配搭一個親切的笑容讓她再無法拒絕了。幸好傳單之上,沒有迷暈藥或炭疽粉之類,否則如此粗心大意的嘉儀必定已著了人家道兒。
話雖如此,嘉儀還是半推半就拿下傳單,急急地跑回家。
嘉儀望著那張對摺的純白色傳單,上面只以浮凸印刷出兩個被一支箭貫穿的心型圖案,沒有顏色的,設計非常簡約。難道這是珠寶公司的宣傳嗎?如果是的話,就真失敗了,怎會來如此冷清的地方派傳單呢?
滿不不在乎的嘉儀翻開了那張傳單,發現內裡竟只有一個網址。好奇心驅使下,加上對防毒軟件的無知信賴,她就瀏覽那個網站。
「做完問卷,就可以得到幸福。」
這是什麼宣傳呀?要不是嘉儀當晚心裡納悶,大概也不會繼續下去。
「妳是否對現任男友不滿?」
嘉儀看到第一個問題時,雖然感到有點怪異,但正因為男友「失約」,當下就選了「是」。之後是一系列問題,當中有選擇題,也有開放式題目;有淺白得如喜歡什麼食物,到深入如性生活有什麼不滿。嘉儀原本想放棄了,但想到既然已答了這樣多,又沒有問她個人資料,也就完成它吧!而且,往後的問題雖不算有趣,但總算可讓她發洩一點不滿。
「你是否曾希望有其他男人追求?是或否?」
「是。」
「你現在最希望男朋友跟妳做什麼?」
「拿著花到我家門前,還有買我喜歡吃的雪糕。」
來到最後一條問題:「如果妳肯保守秘密的話,你想換走現任男友嗎?」
「等等!」倩怡忍不住問。「那不只是虛擬遊戲嗎?還是那個只是交友平台,最後介紹了Edwin給妳?」
「要是這樣的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嘉儀故作神秘。「最奇怪的是當我完成問卷之後,它竟然說恭喜我,因為我已經有新男友了。」
「這不是什麼正能量、女權網頁或心理輔導之類嗎?」
「我也這樣認為,但當我登出後,我發現Peter 在Facebook unfriend了我。起初,我很心虛,因為在答問卷時,我連不喜歡幫他口交也……」
「你也太蠢了 。」
「你聽我繼續說吧!我立即著緊地打電話給Peter,誰知他好像完全不認識我一樣。我本來那晚就已經很燥了,結果我一怒之下掛線。」
「那之後呢?」
「之後,有人按我門鐘。那個人竟然真的拿著花及雪糕來找我,更說是我的新男朋友。他就是……」
「Edwin?」
嘉儀點一點頭,確定了新個瘋狂的故事。
「What the……」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