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食格(三)神之水滴

有人問我為什麼每次的故事都那麼悲催,今天就分享一個充滿正能量的故事,但同樣峰迴路轉,一個今天絕難再有雷同的轟烈
 
Vicky長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個子不高,談吐溫文爾雅,沒有抽煙飲酒的壞習慣,與生俱來帶著一點仙氣,說話從來不帶稜角,個性隨和善良,這港女天生就有點非一般,世界級,美而不招人妒,從來沒有人會說她半句壞話。
她在著名女校讀預科,準備上大學,平時除了讀書,跟朋友打打球,壓根沒有心情談戀愛,她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從小就每個星期上教堂,不開心時就找主聊聊天,有時候主沒空,就換作神父Dino頂上,陪她分享心裡的秘密,Dino是一位很特別的神父,因為他是一個年輕的意大利老外,藍眼金髮卻能操6種語言,當然包括廣東話及普通話,亦因為這特別的親切感令二人越走越近,最後不知不覺戀上對方。
 
一個東方女子與意大利神父相戀已經夠難了,故事背景開始於70年代,一個思想比現在封建落後得多的時代背景,更難在於國藉文化、家庭背景的極度迴異。Vicky考上當年的HKU,光宗耀祖,Dino更利害,30出頭當上神父,獲派任東來傳教,光大門楣,要知道意大利是全世界最虔誠的天主教國家,家中有人當上神父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再配合70年代的背景,大家可以想像他們愛得有多苦。
結果沒多久,Vicky決定不上大學,Dino決定還俗,她在不懂意大利文的情況下,跟Dino去舉目無親的意大利結婚,很瘋狂吧,更瘋的是Vicky的媽媽,「想去就去吧!」沒有賺人熱淚的祝福只有一個大大的綠燈,卻比得上千言萬語。到了今天,她們都結婚40年,為金婚倒數。
此故事幸福得帶著離心力,但我沒法在過程中著墨太多,因為Vicky是我家中長輩,當邱比特把愛神之箭往她倆描準的時候,雲某連一條精蟲都不是,但我從少就聽著這故事,與她的兒女一起長大。這個不是奇門遁甲案例,卻是陪伴著我成長的故事,不得不分享,而且因奇門遁甲接觸越來越多辣手的案子,越倍覺真正的本應如此。
 
我從不吝嗇跟我朋友分享這故事,特別是女生,每次說起總看到她們眼波滾動著羨慕的餘光,妒忌著這神的旨意,但在這極度浪漫轟烈的背後,Vicky背負了的痛苦,並不是每個旁聽者都能想像。
 
想想距離、時差洐生出的鄉愁,隨年月淡忘了新春紅包糕點的顏色與味道,這些都是最低消費;那些年種族歧視遠比現在嚴重,華人在當地生活總得受點白眼,華人嫁進白人家,亦絕非如今天易被接納,更何況是兒子本來當著光榮的神父,Vicky定會被冠上罵名;最痛莫非種種親朋好友的生離死別,特別家人的最後一面,都難免成為幸福的代價,而且70年代與今天,香港與意大利同樣相距約9245公里,但那年代屬於沒有internet的距離,如果你用今天的背景去想像那種離愁別緒,那麼請你放大十倍。
 
記得小時候,總是聽Vicky笑著說起那些人在異鄉舉目無親的辛酸,要受得起這愛神的一箭,就得讓這些眼淚從異鄉的眼眶流下,這愛神之箭是公平的,因為同時祂給了你神之水滴。世界裡沒有free lunch,學懂怎樣用犧牲去經營吧!
FB:https://www.facebook.com/yunqingzikeith
Official URL: http://www.yunqz.com/
(為了保障當事人私隱,大部份故事背景內容都經過改編及同意才會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