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十二)

我們趕快梳洗了一下,就拿著物資衝了出去。
我抱著一大堆禮物,數量高得快要把我的視線完全遮蔽。
而Nelson 則抱著一個投影器和兩部手提電腦,而且電線還沒繞好,
半拖著地狼狽走著。
Andrew走最前,拿著三個特大超級市場的包裝袋,裡面全都是食材,準備一會兒煮食物給小朋友當午餐吃。
而Himphen就成為了我們眾人的流動掛袋架,前一個背包,後一個背包,然後左右各自掛了一個斜挎包,而然,因為袋子的帶放太長,目前正在不停攻擊他的小腿,令他走路十分不正常。
那麼晴跟Anson呢,則走最後,Anson一個拿著五個大袋子,裡面全都是活動的物資,而晴呢?明明晴都不停叫Anson給她拿,可是Anson也不願意給晴替他拿。
「怕你會把東西都弄壞!」
Anson是這樣解釋的,當然,大家都明白,他只是不想晴辛苦。
走了不出五分鐘後,終於來到車子,當我們試圖把東西都放進車尾箱時,才發現不能全部東西都放進去,最後要每人的大腿都抱住一袋東西才能完全放好。
我跟Andrew坐在中排,而Anson跟阿晴坐在最後排。
沿途大家都睡著了,除了我和正在駕駛的Nelson。
我通過倒後鏡望到了阿晴跟Anson正在依偎著睡覺。
這才發現他們真的很相配,有點羨慕,也有點妒忌。
想找個令自己幸福和快樂的人,真的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嗎?
他會願意為自己努力,嘗試他自己曾未想過去做的事,也會因為自己而改變自身,到最後,他希望的是,更接近自己,更暸解自己。
找得到嗎?而我,又配得起這樣的人嗎?
正當我沉思之際,看到Nelson正透過倒後鏡,正在用眼角的餘光掃視我。
「怎麼啦,我的臉有甚麼?」
我有點尷尬地笑著。
「不是啦,只是他們都睡著了,只有你沒睡,我好奇而已,你不多休息一會?」
他望回前方的路,沒有再從倒後鏡看過來。
「我怕你會睡著,所以我才保持精神,如果你一睡著了,我會立刻把你叫起身的!我還很年輕,不想那麼早死。」
這句說話不是我的本意,卻下意思地說了出來。
「我……」
「你連說話的方式也愈來愈像Anson了。」
Nelson又透過倒後鏡望了我一眼。
「是嗎?」
此時的我,望住正在沉睡的Anson和晴,心裡百般交雜,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
漸漸的,我也懷上睡意,眼皮也開始敵不過地心吸力,睡著了。
「起床啦,還睡不夠嗎?還是說不舒服,要回家休息嗎?」
不對,有些違和感,是因為甚麼呢?
「喂,是發燒了嗎?」
語畢,一隻冰冷的手放了在的的額頭上。
「這把聲音是?」
我張開了眼,看到Anson的臉正在我臉前,而且顯露出一臉擔心的模樣。
突然意識到,剛剛感受到的違和感是因為他的溫柔。
「要你好心,沒事啦,其他人呢?為甚麼只剩下我?」
我東張西望,也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他們都先去佈置場地了,不過Nelson說給你多睡一會,叫我在這等你,可是還有一小時就要開始了,我也要去幫手了,你呢?」
「當然要去幫手呀,我可是收了你們的薪水呀,老闆。」
我用開玩笑的態度說著。
「那,如果我們沒有付你薪水,你會那麼在意我……們嗎?」
該死的,剛剛他在我字停頓了一會時,我竟然緊張了。
「才不會呢,我又不像晴那麼懷有天使的心。」
「我不是這樣的意思,我的意思是……」
正當Anson還沒說完時,Nelson突然之間跑了過來,
「快要開始了,快把剩餘的物資都搬進去吧。」
呀!我竟然忘記了今天來的主要目的!
「快走吧!gogogo!」
Instagram: 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