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十一) 

我們來到觀塘海濱公園後,就不停找尋Anson的蹤影。
這裡本身就不大,而且入夜後,這裡情侶特別多,所以要找形單隻影的人根本不太難。
「找到了。」
阿晴向我們大叫著。
果然不出阿晴所料,他果然在這裡。
他一個人坐在被草包圍住的「鐵隧道」內,一個人在那默默看著兒童設施,發著呆。
「咳咳……你沒事麻?」
晴首先跑到Anson的身旁,從他的呼吸速度,也感受到她有多著緊。
「果然被你找到了,為甚麼你還那麼了解我呢?」
Anson沒有一絲驚訝,這倒是我有點驚訝了。
「喂!你都那麼大個了,為甚麼還要那麼沒責任感!」
我隨後跑過去,看到他那麼冷靜,倒是令我有點生氣。(其實也不止「有點」)
「先聽他解釋吧,呼……」
Andrew 跟Nelson和Himphen 終於跑了過來。
「也沒甚麼好解釋的,退出就退出,我一直都是那麼任性。」
Anson低著頭,然後用手轉動著眼下的「過三關」。
「我跟你玩過三關,如果我是獲勝了,你就要跟我們說清楚!」
阿晴把「過三關」這個設施全部都轉向空白面,然後伸出手,示意跟Anson先用「剪刀石頭布」來決定誰是先攻。
經過三盤兩勝後,由Anson先攻。
我望向Himphen他們,他們只是小聲地跟我說,「相信晴」。
「你覺得只有你了解我嗎?我覺得自己也是蠻了解你的。」
語畢,Anson把晴的「叫糊位」封掉了。
「抱歉,看來是我比較了解你。」
不出三回合,阿晴就成功「過三關」了。
「願賭服輸是你的宗旨,你跟我說,為甚麼離開了Collaction?」
我第一次看到晴用那麼嚴肅的表情和語氣說著話。
「我對不起你們呀,也對不起那些小朋友們,因為我根本不明白追尋該是怎樣,卻裝個專家,還說著要幫別人實現,不是很可笑嗎?明明Collaction的各位也是抱住,可是為甚麼要給我這種沒的人加入呢?」
Anson撓著頭髮,裝作無所謂地說。
「我們可是知道你有,才給你加入的。」
Nelson 踏出了一步,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我哪有?」
這次Anson倒是驚訝了。
「你不是說,想更了解懷有的人們想法才加入我們嗎?這也是一種吧。」
Himphen隨便找了個地方坐著說。
「誰說一定要很偉大,一定要是關於自己的,才算是呢?」
阿晴望向Anson,一副憐憫的表情。
在他們面前,我完全搭不上嘴,感覺就像局外人。
我在腦海裡很努力地想拼湊著一些句子,去鼓勵Anson,可是連一個詞語也想不出來。
「我知道你努力的了,比起從前那個只會追求名利的你,我覺得你已經踏出了很大的一步,請你不要小看自己,因為至少你打破了你的價值觀,嘗試用別人的角度去了解別人的事。」
晴跪在地上,雙手捉住Anson的手,然後投以微笑地望向他。
「我……」
Anson望了一下晴,也望向了其他人,最後望向我。
這刻的我有點難受,看到這樣的他,也只能默默點頭,希望藉此安撫他的心靈。
「回來吧,明天的活動單靠Carrie不行呀。」
Himphen 向我報了個微笑,也走向Anson旁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回去吧,好嗎?小朋友很期待你明天去跟他們一起聊,一起玩。」
晴再次用力握緊了一下Anson的手。
「你不回來也沒關係呀,那我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成為Collaction 真正的一分子。」
想了那麼久,我竟然脫口就說了這麼一句話,說完後,我還真的尷尬到想直接跳下水,游到對面的啟德公園去。
「白痴,你當自己是誰呀?取代我的位置?」
正當尷尬得準備跳水之際,Anson突然這麼一說,整個氣氛就緩和了下來。
正當我自然反應地想反駁之際,Anson又突然開口,
「而且你早已是我們的一分子了,不要看輕自己,謝謝你。」
Anson說完後,眾人都望向我,默默地笑著點頭。
不得不說,那刻真的感動到有點想哭。
「我才要謝謝你們呢。」
果然,說完這句話我就哭崩了。
哭了沒多久,我們就坐著Nelson的車回公司,然後一起討論明天的活動,
直到我們的眼睛都累得敵不過地心吸力,然後一起在辦公室裡睡著了。
雖然很累,卻很充實,而且第一次覺得追逐原來是可以這麼快樂。
正當我睡得很甜的時候,突然遭到一陣騷動的聲音吵醒了。
「起床了!要遲到了!」
Andrew 在公司一邊大叫著,一邊試圖把我們所有人弄醒。
呀!我們忘了要去跟小朋友一起辦活動呀!
Instagram: 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