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前度成為密友

他向我遞上一張紙巾,溫柔地說:「看你,還是不懂得抹咀。」
我撒嬌般回應:「才怪!是我當初刻意讓你有機會幫我抹的。」
「真的嗎?那現在要幫妳嗎?」
「不。用。了。」
我倆相望而笑,眼前的男人曾經是我最愛的男人。因為太愛了,所以在分手後三年都不能承受再次見面時的傷痛。他除了抽離我的身體外,也消失於我的世界。
直到一次老土地偶然在街上遇到,我倆除了「點下頭,問候一下」外,也承諾再次聯絡。男人最奇怪的地方係重要的承諾,例如「會愛我一世」及「不會讓我再流淚」之類,都不兌現。但這種隨口答應的承諾就會記住。
或者……
我不敢再想下去,畢竟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就短不短,我已有了新男友。我不會傻得把他們兩人放在天秤之上,因為愛情一旦過了期就再沒有意義。可是,我總發現如今的他好像比從前溫柔得多。
「借妳的手給我吧!」一次晚飯之後,他硬說要送我回家。
「幹嘛?」雖然有猶疑,但還是照樣伸手到他面前。他卻一手捉住,那一刻……溫暖的感覺似曾相識。
「天氣這麼冷,還穿得那樣薄。除了引人犯罪之外,也小心著涼。」
接著,他為我披上那件兩秒前,還掛在他身上的西裝外套。即使是我們一起時,他也未曾如此溫柔過。那份餘溫很熟悉,有著他的氣味……記得每次跟他做愛後,他也急急退下condom,爬下床洗澡,完全不會理會床上赤裸的我是否需要蓋被子。
或者……他成熟了。
情侶跟朋友的分別,除了行為上的親密程度外,也在有爭拗時特別明顯。試問有多少人會跟朋友冷戰呢?合則來,不合則見少兩次。但情侶可不同了,我們總會預期對方能神奇地了解自己的想法,即使不用開口,作為男人也有責任去分析吧!他們不是都對股市及樓價這種複雜大事也瞭如指掌嗎?一個小女人的心事,只要花點心思,總會明白吧!可是,男人總是不願下點功夫。
「怎麼突然約我出來?」
「舊朋友,見一見面,不行嗎?」
「不會。但妳八成是跟男朋友鬥氣,是嗎?不用答我了,妳每次生氣時,總是會把頭髮束起來的。」
「不要扮作很了解我吧!」
「兩個人相處在於溝通,妳不說,對方又怎知道妳因何事生氣呢?」
「那你又知道?」
「小姐,我可擁有兩年相關工作經驗,還曾因工受傷。」
「那真是辛苦你了。辭職後,應該另謀高就,如今待遇不錯吧!」
「No!中途做過一些散工,但如今我還待業中。」
那一晚,我喝了不少酒。半醉前,我不時留意電話,希望正跟我冷戰中的男朋友會找我。可是,失望讓人醉得特別快。我醉得幾乎無法走到一條直線,幸好他記得我的住址。因為是他送我回家,就連大堂的看更大叔也不覺得出奇。回到睡房後,我軟弱地躺在床上,他卻「禮貌地」吻了我額頭後,說了一句「晚安」就離開了。之後,我竟然有一種失落,明明他曾經為得到我的身體而費盡心神。身體的渴求變得濃烈起來,指尖跟幻想合二為一地佔據我的身體一整晚。
或者……他只屬於獨自回憶中溫柔。
之後,我跟他不時也會短訊聯絡。失落時,我盡可能抑制自己,不要向他撒嬌,但他卻總有方法引我變得小女人起來。半傾訴,半flirting的對話,叫我心情好起來。可是,他又會在重要關頭,提醒我們只是「朋友」。這種進兩步,退三步的對話,真的很累人。他慢慢地代替了我男朋友,成為我訴苦的對象。諷刺地,他每每也能安慰我,竟然讓我男朋友覺得我脾氣改善了。
或者……他單純地只是一個溫柔的感情出口。
今晚,我把一個重要的消息告訴他。之後,我倆碰杯慶祝,把整支香檳也飲光了。他凝視著我的雙眼,很迷人。
「恭喜妳!」
「多謝!」
或者……從前的我就是被他這個眼神迷倒。
「你其實有愛過我嗎?」
「傻瓜,妳都快了。想婚前出軌嗎?」
一言驚醒。
或者……我不應該再留戀從前。眼前的他,絕不是真正的他。一個男人在跟妳脫光衣服前後,往往是兩個樣來。
跟分手的不必有恨,但能成為朋友已經是最大的福氣。因為「」的意思就是我們都曾花費過心力,但最後證實「唔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