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有關的都刪除掉

「確定刪除嗎?」
「確定。」
我像傻瓜般對著電腦屏幕自言自語。
原本還是爽爽快快的,但就在電腦數算著仍有多少檔案未刪除時,我後悔了。我記起那些相簿中,除了跟他的合照外,也有不少旅行時的個人相片。有些地方,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再踏足了。那個時候的我是長髮的,要是失去了也太可惜。於是,我趕緊按「取消」。可是,它就像「他」一樣,半點珍惜也沒有。
我甚至把電源截斷了,但稍稍的遲疑卻換來永不能修復的結果。
明明早就下了決心,但心還是狠狠地揪了一下。
太可惜……太不甘心……太傷心……其實,我只想找一個藉口,讓我好好哭一場。
那些相片都沒有了,至於回憶……是否也可以同樣失去呢?
在分手一刻,我已經把上,所有關於他的相片及關注也刪去。那絕對是一件苦差,不是因為數量太多,而是因為每一下刪除前,都會勾起我一段段回憶。
旅行時的歡樂……刪除;
畢業時的興奮……刪除;
生病時的關心……刪除;
紀念日的甜言蜜語……刪除;
吵架後的公開調情……刪除;
最叫我為難的是一些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在內的合照。要通知他們嗎?還是在改變relationship status,他們就已經預計到這一日呢?
不管了。
反正我倆的都沒有了,至於感情……為何我仍會心痛呢?
我把他送給我的禮物也放進一個箱子內,很想把它丟到垃圾房,卻又偏偏下不了手。
那件擺設,說好了是我們將來的房子用的;
那個清水寺前買的掛牌,明明就是一對的……
「將來若失散了,我們就用這個牌來相認吧!」
「你會讓我走失嗎?」
「不。妳永遠在我身邊。」
那個夜晚,雖然不是我們的第一次。但在窗外京都的夜景襯托,及甜言蜜語的攻勢下,我把身心也完全交予他。我首次吞噬了他的熱情,也任由實體化的愛意向我的深處爆發。
「要是有了BB的話,你會娶我嗎?」
「一定。」
「要是沒有呢?」
「我只愛妳一個。」
接著,他又壓下我。我們再一次無阻隔地結合。
這些難道就不是海誓山盟嗎?不。在今天看來,只是一個謊言。男人在床上的說話,跟做愛的動作一樣單調;都是沒有思考的。
就連承諾也沒有了,至於死物……留下來還有意義嗎?
有好幾年,我刻意避開他常去的地方。不是厭惡,也不只害怕見到他跟其他女人一起,而是心虛;我很怕見到他時,裝也裝不出半點自然。我害怕讓他知道……他在我心目中仍有一定份量。
我也可以把路線圖改變,但生活的習慣呢?
跟他一起四年,有些習慣早就改變了。那間陌生的餐廳變成了飯堂;雖然仍不看NBA也變成習慣穿Jordan了;大學時連半本書也看不完變成追看某幾個作家。原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慢慢變得跟他有點像。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檔案,除了連自己都放棄,否則根本不可能刪除。
我……後悔分手,更後悔當初一起了。
然而,某日我竟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突然遇到他……
「最近好嗎?」
「可以。你也喜歡吃辣?是我記錯嗎?」
「不。那時……我指我們一起的時候並不吃的。」
「是嗎?這間很不錯的,我們未認識前,也經常來的。因為你不吃辣,所以那個時候就沒有再來。」
「我知道呀!妳提議過來這裡好幾次的,只是我拒絕了。其實我有偷偷來的,因為怕在妳面前失威。結果,我現在是常客了。」
原來相對於想像中,我能更自然地面對他。他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熟悉得就像看著舊照片的自己一樣。
分手後,要擺脫舊愛的,大概都不是好好分手。但倆人相愛後,卻把對方變成了自己一部份。與其刪除,不如去習慣,那就不會痛,也不會癢。這種東西叫「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