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丁蟹愛上

Thea我已認識很久,是名北漂港女,自小在美國長大,思想獨立,大眼高鼻,屬於性格型女,到北京工作時認識了男友張生,張生也是個海歸,北方人,昂藏六尺,打扮時尚,除了北方口音外,絕對不是一般理平頭,抽長城香煙的北佬。
 
若干年前她帶男友回港度歲,我們相約晚餐,男方對Thea照顧有加,故事的序幕就開始於張生突然急著出宮的一刻鐘。
 
「好sweet喔!什麼時候結婚?」我問道。「結婚?我想問你什麼時候可以!」Thea馬上把握張生開大的時間,連珠砲發地申訴了他的蠻橫。
 
二人的感覺發酵於Thea起初調派北京,人生路不熟的時候,大家都是海歸,聊得開,女的初到貴境,男的不吝奉承,一切都來得順利成章,自自然然二人便拍拖更住在一起。但二人的蜜月期只維了五個月,南人北漂的文化差異便在二人之間爆發,男方自以為北京地頭蟲大小事務均為女方安排,但從不考慮她的立場,就這樣開始口角不斷,張生不斷以共產主義的方式為她洗腦,灌輸他的理念,證明他所有事都是對的。
 
接著張生回來,隨後的小二端上了一道豉油王大蝦。「正!大陸很難吃到這味道!」Thea機靈地封口,我也沒再追問。張:「這蝦肉不入味,吃蝦頭吧,蝦黃好吃。」Thea:「我不喜歡。」「蝦頭新鮮,快吃。」張生花了5分鐘把蝦頭硬塞到她怒目下的嘴巴,從這蝦頭我看到了張生不只蠻橫,更有強迫症。
其時Thea早就不愛他了,已經說了多次,但張生死纏爛打,她計劃當半年後完成了北京的工作,便會一聲不響地回港,來個突擊,所以一直在拖。就在飯局的後的半年,她做到了。誰知道自由空氣卻只有兩個星期的保存期限,張生便突地出現在她香港辦公室的樓下,還闖進了她家與父母聊天,只顧說自己多愛她,自己有多好,一事好像完全沒有發生過,即使到Thea跟別人結婚了,還會不時收到零星騷擾。
近期香港經典神劇大時代被翻炒熱播,丁蟹重現營光幕前,令我想起她倆的故事,現實中真的不少人被丁蟹愛上,或許,說盯上應該更貼切,丁蟹的一切都沒有錯,殺人都無罪,他的世界只有自己。其實不少還在裡蹉跎的人,都曾被丁蟹愛上,或身邊總有一兩個丁蟹般的神/兵,丁蟹的事都必然對,必然好,而且必需做,必需受,但這些好卻往往隨時間而吃不消,久而久之更會將白變成黑,黑變得更黑,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卻活在五指山下。
 
的批算經驗中,我最怕見到丁蟹般的角色,即其中一方帶有強迫症的情侶,風水玄學可以增加運,加深彼此緣份,但一個人的劣根性,是要透過修行歷練來改變,消耗的是時間,成果還得要看緣份。那麼當丁蟹的感情是否死路一條?未必,但丁蟹般的人找伴侶必需具備兩大條件:祟拜&百份百的倚賴,所以有條件當丁蟹的大多是男性。
電影志明與春嬌有一名言:「一輩子這麼長總愛過幾個人渣。」
今天看大時代亦有一感悟:「願云云眾生都不曾被丁蟹愛上。」
在雲某眼中,大時代最精彩的不是股票,是,下期會再道出我看大時代的羨慕妒忌恨。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yunqz.com/
圖片來源: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