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十)

Nelson 駕車載著我們到尖沙嘴,Anson工作的商業大廈。
「到了,你們先上去,我去找地方停車。」
Nelson揮著手,示意我們快點下車。
Andrew 拉著我下車,然後跑到電梯大堂內,Himphen仍都緊追其後。
進電梯後,他們都默不作聲,只是看著電梯的樓層顯示屏。
「叮。」
電梯門一開,他們就衝了出去,然後就不停按著某間公司的門鈴。
可是內裡的燈早已關掉,也不太看到有人的蹤影。
「他好像不在裡面呀?」
Himphen 用雙手掩住眼旁,集中地透過門的玻璃看進去。
「那我也不知該到那裡找他呀。」
正當Andrew 灰心之際,電梯門突然打開。
「怎樣呀,找到他嗎?」
電梯內的人,原來是Nelson。
「沒有呀,也沒頭緒他會去那裡了,會不會回家了?」
Himphen坐在地上說。
聽到他這樣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或許有個人會知道他在那裡!」
語畢,他們三人都望向我,然後異口同聲地說,
「阿晴!」
看到他們的反應,還真有種「他們三人的默契還真不是蓋的」感覺。
我們立即回到車上,一上到車,Himphen就負責繼續嘗試打給Anson,而
Andrew則負責打給阿晴。
在這危緊關頭,我只能默默祈禱。
「通了通了!」
正當我懷著希望之際,原來只是阿晴的電話通了。
「喂?阿晴?Anson有找過你嗎?」
「沒有呀?那你會知道他在那裡嗎?」
「是這樣的,他剛剛說要退出我們,所以我們想找他說清楚。」
「嗯嗯,這樣呀,好吧,我們先來接你。」
Andrew快速把電話掛掉。
「現在去長沙灣接阿晴?」
Nelson 一邊看著倒後鏡,一邊問。
「嗯,阿晴也很擔心,先去接她吧。」
Andrew閉起雙眼,用左手姆指跟食指按摩著眉骨。
「究竟去了那裡呢?為甚麼一個成年人都要我們去擔心?」
我看著車外的風景,雖然五光十色,可是也提不起任何勁。
不出一會,就把晴接了上車。
我們一看到晴的眼睛,就感覺到她剛剛一定哭過。
「你吃了晚飯了嗎?」
我有點擔心晴。
「先找到Anson再說吧。」
晴苦笑地望向我。
「那我們現在去那裡?」
Nelson 遲遲沒開車,正等待著晴的建議。
「我猜他應該去了觀塘的海濱公園吧?」
晴若有所思地望向倒後鏡,透過倒後鏡望住Nelson的眼。
「那好吧,就相信你吧。」
Nelson扭動車匙,車軀一震,然後踩住油門高速離開。
Instagram: 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