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八)

「我明白你在好奇甚麼。」
Nelson 站到我的桌子旁邊說著。
「這樣解釋,你或許會明白多一點,你有沒有聽過,
如果分了手,還能當朋友,他們之間一定還有愛?」
聽到Nelson這樣說,我才恍然大悟。
「那是誰還愛著誰呢?」
我又八……好奇。
「雙方吧?」
「那為甚麼要分手?」
「因為當初分手也是他們一時之氣呀。」
「咦?能詳細說明一下嗎?」
「說你個頭。」
突然多了一把聲音,原來是Anson 回來了。
「你不是走了嗎?」
「我遺留了手錶,想回來拿,怎料就聽到你兩個人在說我。」
此刻的Nelson裝著忙,埋頭苦幹地敲打鍵盤。
「我只是關心同事而已~~」
我裝傻賣萌,希望能逃過一刧。
「你那麼想知,我說給你聽,可是不要再問,又或是私底下再說了,我怕會最後扭曲了事實,還要給晴聽到就慘了。」
Anson 坐在沙發上,背向我們,然後頭靠後,閉著眼說。
「其實是我幼稚。」
咦?
「晴由少到大的都是成為社工,所以在大學選科的時候,她選了社會科學,不過,那時候其實護士科也收了她,我就跟她說,反正護士也能幫助人,而且薪金和前途比較好,為甚麼不選護士科呢?結果就跟她吵架了。」
「然後呢?」
Nelson 不知道何時也把椅子搬了過來。
「我由小到大都沒甚麼,自然也不明白她在堅持甚麼,那時候的我,只想快點畢業,然後賺錢,之後跟她結婚。」
這個Anson原來不是花花公子。
「她那時候說我不明白她,繼續一起只會漸行漸遠,所以有兩個選擇,一是好好談一下,二是分手。」
「難怪那時候分手分得那麼突然。」
Nelson的音調突然提高了。
「你也是的,為甚麼不好好談一下?」
我也忍不住責難他。
「年少氣盛的錯。」
Anson 也一臉懊惱。
「那時候雖然分手了,可是還會像朋友一樣,一起外出,溫習之類的,我就想,現在沒了她,那我的目標自然也沒有了,不用再那麼努力賺錢,那我也有嗎?也有想做的事嗎?結果聽到Nelson他們想替人實現,所以我也決定參一腳,好好去觀察別人的,然後去找自己的,然後總有一天,我或許會明白她,那我們就可以復合了。」
聽到他這樣說,雖然有點天真,可是令人覺得有點感動。
他為了喜歡的人,可以嘗試踏出一步去了解她,然後身體力行去幫助別人,從中更接近他想了解的她。
如果,世間也有那麼一個人,願意花那麼多心機和時間去了解我,
我就已經覺得足夠了。
這種幸福,我真的有機會感受到嗎?
Instagram: 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