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工作於愛情(九)

因為聽Anson的故事,令我遲了30分鐘才下班。
Nelson 叫我們先走,不用等他,因為他要準備之後活動的計劃書。
我跟Anson走的時候,沿路他都沒有說話。
到達小巴站後,他目送我坐上小巴離開。
回家後,洗洗就睡了。
接下來的數天,都是努力準備星期六的活動。
每天早上在公司準備好方案和文件後,下午就會到社區中心跟阿晴討論一下細節。
我也開始慢慢感受到為甚麼Anson那麼放不下阿晴,
因為連身為女生的我也感到阿晴是多麼吸引。
樣貌好就不說了,畢竟這些也會變的。
可是性格真的好得不得了,我經常出錯,阿晴也不會生氣,而且會好好指導我。
「你這星期有見過Anson嗎?」
正當我望著阿晴,望得出神的時候,被她這樣一問,我還真的來不及回應。
「呀?」
「沒有見到他嗎?」
「說起來沒有來。」
阿晴這樣一問我才想起,自從那天後,他就沒有出現在Collaction 的辦公室了。
「他也沒有回覆我的訊息呀,可能他很忙吧。」
阿晴流露出若得若失的表情。
「嗯嗯,應該是很忙。」
應該是很忙吧?這幾天也不見他上來玩遊戲機。
談完事情後,我就先離開了。
坦白說,我也不明白Anson的事情,
聽Andrew 說,之前每逢要來社區中心,Anson也會出席,
可是他已經失蹤了幾天,連電話也沒有。
回到公司後,除了Anson外,其他三人竟然都在辦公室裡。
「我沒偷懶的呀,我只是去了阿晴那邊,談一下明天活動的細節。」
我大驚,因為我手拿著途經麥當當時還買的二十二蚊餐,另外還買了個蘋果批。
「Anson剛剛打給我們,說想退出Collaction。」
Himphen首先打破沉默。
「他說自己根本不適合這裡,因為他沒有夢想,自然也不明白懷有夢想的人是怎樣想。」
Andrew接著解釋。
「看來是那天,他自己跟我們說完後,好好思考了一下,究竟現在還了不了解阿晴和她的夢想,可是卻沒得到答案,所以才想離開這裡。」
Nelson 補充道。
「你們不留住他嗎?」
「留不住吧?我們太了解他的性格了。」
Andrew 低著頭嘆氣。
「他現在在那?」
我緊張地問。
「我猜還在公司。」
Nelson 很有信心地說。
「那我去找他!」
我轉身就走,立刻跑向電梯,瘋狂地按電梯的按鈕。
「我們一起去吧,你也不知道他在那裡工作,而且我們有車。」
他們三人追了上來,急得氣喘如牛。
看到他們三人的反應,
實在令人羨慕Anson,
竟然有那麼三個那麼珍惜和了解他的朋友,
自問朋友很多,可是珍惜自己和了解自己的,
我也不敢說有一個。
即使現在Anson說要離開,可是他們還沒有放棄他。
果然,朋友是不會分手的。
Instagram: instagram.com/PROMISEOFEIGHTHCENTURY